对于一幅山水画作品你认为成功的关键什么

2019-12-30 01:44 来源:未知

艺报:你理想中的山水画是什么样?

沈三草: 中国山水画较之西方风景画早了1000余年,因而山水画的特点是不同于西方的现实主义风景画,山水画家们是在抒胸中之丘壑、写心中之意境,山水画并非只是山川的再现,而是再造。能称得上山水佳作,起码要有中国画的文化内涵与笔墨语言。在中国,从古至今人们对山水是无比崇敬的,觉得它是天与地的连接,是有生命有灵气的地方,也是至高无上的。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的道在美学上的体现就是一种矇胧、玄远静谧之美,也是大象无形之类赋于山水画无限生机,故此中国山水画是画家艺术表现力和内在修养的结合。因此,我认为优秀的山水画作品,必须具备:意境深远,格调高逸,气韵生动,笔墨老到,色彩协调,并要有自已独特而不俗的艺术符号。

艺报:对于一幅山水画作品你认为成功的关键什么?

沈三草: 李可染先生曾说:要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这是对一个成功山水画家出师入化的诠释。无根之木难以成活,所有历代成功的山水画作品都是在继承中发展的。一个国画家,如果没有深厚的传统功力,就不可能深刻了解到传统山水画的真谛,当然传统也只能作为滋补品和过渡船,(还要有一种得鱼忘筌)的境界,必须要借助传统来滋补自身的营养不足,最终要渡船抵达成功的彼岸,才算修成正果。

艺报:你认为中国山水画目前存在的问题是什么?

沈三草: 在对民族文化自信方面,中国人应当向老外学习,有位德国学者说:任何民族首先要站在自已民族的文化立场上去自已发展文化,这是最基本的,没有任何可以怀疑的。我觉得当前中国画现状有以下四个问题。其一是崇洋媚外,认为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对自已老祖宗博大精深的传统艺术缺乏认识和自信。前些年有人认为中国画己经穷途末日了,或者贬低笔墨功力,亦有大骂四王、董其昌的,更有提出中国画要与国际接轨的奇谈怪论,把中国画搞得不伦不类。艺术大师毕加索认为真正的艺术在中国,他曾对张大千不远万里到法国学艺感到很好奇,而且毕老还临摹过齐白石的画。虽然,这几年画界有些回归和反思,但多数山水画家的作品充满功利,宁静不足而浮躁有余。其二是伪大师现象。一些画家自谓清高,装出一付大师腔调把作品画的高深莫测 实则是胡乱涂鸦,不成章法,让人不知所云。其三是东施效颦现象。看到哪位画家炒作走红了,就有一批画家跟风学其皮相,比如黄宾虹大师的山水作品被当代人认可了,画坛就出现千人一面的黄式山水。其四是市场混乱,鱼龙混杂。现在好多山水画家虽画得颇为恶俗,但有黄婆卖瓜能力,把自己炒作成画市红人,日进斗金,使收藏和投资中国画陷入一种乱象。

艺报:你认为山水画的前景如何?

沈三草:中国山水画自唐、宋 元历经三度变法,时经800余年,形成了以禅、道为立境,以诗义为喻示,以三远为空间,以皴擦为笔墨,以自然为写照,以心源为师法的完整表述系统,至明清中国的山水画虽无宋画之浑厚博大,却更为疏松而充满书卷气,现代山水画家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等在继承中不断开拓改造山水画,也取得成功,纵观中国山水画史在每个朝代都有其时代气息,实则没有停过步,中国山水画的写心及意象符号在世界各画种中是独一无二的!因此前景是无可限量。

艺报:你对山水画建议及看法?

沈三草:综观一些今人的山水作品,山即实山,水即实水,笔墨僵硬,大多工匠之气较盛,缺乏山水作品中的主观意象符号和雅逸之气。清人恽南田题画跋中说;须知千树万树无一笔是树,千山万山无一笔是山,千笔万笔无一笔是笔,有处恰是无,无处恰有,所以为逸。这里讲的就有笔墨上抽象因素,黄宾虹云:山水画乃写自然之性,亦写吾人之心。又云:若以形为贵,则名山大川,观览不遑,真本具在,何劳图焉。笔墨是中国画的根,意境是中国画的魂,要拯救中国画,我觉得,首先就要拯救中国画的笔墨,不然中国画就成了无根之木。除了笔墨,当然更要有画品和人品。吾师陆俨少就曾强调要四分读书,三分画画,三分写字,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艺报:你认为山水画对社会有什么启示?

沈三草:小时候,刚赶上文革年代,满街贴的都是工农兵人物宣传画,这几乎己成中国绘画题材的主流。记得一位老先生对我说:苏联的宣传画大多是描写苏联锦秀河山的山水画,他们认为,苏联红军看到自已祖国河山这么美好,就会拿起枪奔赴前线保卫祖国。这故事对我很受启发。一幅好的山水画,不仅能陶冶情操更能鼓舞士气。在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人们精神匮乏,深陷酒色财气之中不能自拔。一幅好的山水作品,能唤醒心灵,让人驻足欣赏,静心思考,明理反省,在现实主义的浪漫中,感受生活的精神之韵。

艺报:你认为山水画的发展需要借肋什么?

沈三草:中国 山水画经过千余年的发展无论艺术实践还是绘画理论,都己达到空前的完美,形成了中华民族独特的、充满着东方哲学和文化精神的艺术体系。元代赵孟頫等人提出了以书法入画的理论为山水画进一步向写意发展开拓了新的广阔天地。清人石涛的搜尽奇峰打草稿踏上了既穷丘壑之变又穷笔墨之变的又一高峰。意欲山水画的发展并且如何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要求,必须在创作理念上不断更新,我个人认为山水的发展还可借助旁门别类的艺术,比如汉画像石、民间艺术、非洲木雕、西方表现主义绘画等以及音乐、诗歌里的一些韵律节奏都可以吸收和借鉴。

艺报:你是如何营造你心中的山水?

沈三草: 我在创作山水画过程中很注重意境和笔墨情趣的表现,我认为意境是中国绘画发展中特有的一个美学观念,是山水画艺术表现的审美核心,也是构成艺术审美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在欣赏一幅意境深远的山水画时就能使观赏者通过想像和联想,进入其境,在思想上受到感染,甚至产生共鸣。我喜欢在画面中对景、情的有机融合,也就是情景交融,王国维先生在他的《人间词话》里写道一切景语皆情语也就是此理。另欣赏一幅有笔墨情趣的作品就象看到儿童的欢笑,反之即似见到一位板着脸的老干部及喝一杯白开水那样之乏味。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对于一幅山水画作品你认为成功的关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