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笔下的物象又何尝不是其心中的情语

2019-12-27 06:15 来源:未知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曹雪芹

  八大去我们已数百年,然而山人画中那古而不古、死而不死的灵魂却穿越时空照耀后世,历久弥新。每每翻阅其画,徜徉其间,总能让自己心动不已,丝毫不受后人的赞美或非议所左右。每次展卷,心中总有一股暖流行遍周身,一时间神清气爽,涤尽世事尘心。

  生活在现代繁华都市、疲于奔命的我们,已无法完全理解八大的心境。即便是在山人生活的年代,又有几人能懂山人的寂寞忧愁?正如惠子所云: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然而我们不必是鱼。既然可以以我观物,那么世间万物又可尽是我们眼中的色彩。山人笔下的物象又何尝不是其心中的情语?观其画,仿佛在聆听这位孤苦伶仃的老人将心灵深处的情思悠然婉转地娓娓道来。

《山水花鸟图册》之七 八大山人作

  山人的画作,笔墨松灵秀润,气韵沉郁古雅,构图在法度之内又常出法度之外,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给人的眼球带来不少的惊喜,然而又能含之养之,守静守拙。画贵骨法用笔,而八大笔下的秀骨却悠然地游离于没与醒之间,自由沉潜,生机盎然。其线条含劲挺于轻柔间,尽显情致,如秋草铁骨劲,似丝带舞长空。其墨色团融处又含紧凑于松灵,沉郁且轻盈。浓墨处尽情渍染,淡笔时灵巧稳健;醉意处一口苦丁似风冷,忘情时一抹斜阳卧苍穹。

  山人笔下的呆鸟经常形单影只,孑孑独立。其形态耸肩缩脖,仿佛尝尽世间清冷;无奈处,唯能以身上不多的羽毛来取暖;冷眼静默时,又好像是在细细品味半生的苦涩酸咸。山人笔下的鱼儿也同样是其自身的真实写照。老骨瘦皮尚能游,辛酸的旧梦已无心去追究,世态炎凉,任凭江上风波乍起,冷眼静默,独自漫步闲踌。从画中的闲章涉事中,我们似乎可以品味出其心酸无奈处自我解嘲的个中滋味。

  摹物易,写物难,而写情更难。画形画骨难画心,更何况是山人的九曲回肠!国破家亡、世态炎凉,身为皇族后裔的八大,其内心的酸楚又有几人能晓?都言山人口吃,谁又知道山人的心痴?人老珠黄,内心千疮百孔时,记性好不如忘性好,然而如烟的旧梦又如何能忘得掉?国仇家恨任其随风飘转。无奈处,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前尘往事成云烟。呆鸟瘦鱼且共冷眼,一枝横斜醉中闲看,满纸落花一任零乱,信手游笔时,难掩心绪的懒散,世事无常,都在八大笔端笑看。

上一页 12 下一页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山人笔下的物象又何尝不是其心中的情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