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李津对贾宽的评价

2019-12-27 06:15 来源:未知

  贾宽实在不像个艺术家。

  肤色黝黑,不时搓搓手,一口纯正的河北乡音,我画画没啥基础。贾宽笑着,谦恭朴实得像个刚刚进城的农民。在宽大的画案上,一摞画稿旁,最显眼的位置摆着一本翻得半旧的《金刚经》。这个北漂居士,中年转型,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建构一种学院体系之外的当代水墨趣味。

  从李津的学生到贾宽自己

  贾宽的画室,挂着几张人物的小品,从人物的开脸上,仍然有启蒙老师李津的影子,画面上的人物更多类似李津的饮食男女,正如栗宪庭所评价的,把日常生活的情绪转换成一种审美情趣,俗就变成了雅。然而案头摆着贾宽的新作,终于突破了对于俗和雅的对比,找到了第三条路:画面上的人物已经不是日常生活的状态,面目上如同入定的老僧,却置于现代生活的日常情境中。我画画就是希望能跟我们的生活发生关系,以我的方式记录生活。贾宽说,

  贾宽将自己早期作品挂在画板上,似乎有着向老师致敬的味道,而摆在桌上的新作,则可以看到他两年来在线条、语言和审美图示的突破。他的人物大多像憨态可掬的老僧,品茶、鉴宝、相马,看似传统的生活状态中不时跳脱出手机、笔记本电脑这样的现代工具,对象上的悖时感又统一在一个画面中,达到一种异乎寻常的平衡。有时到医院看朋友,或者跟朋友聊天时看到大家玩手机,就忍不住记录下来。正如李津对贾宽的评价,他超乎常人的审美眼光不是来自于理论,而是来自于直觉。在老家一边玩着古玩偶尔临摹几张画,进京

  仅仅两年多的职业画家生活,居然让没有美术基础的贾宽开始创造属于自己的语言图示,李津老师跟我说,以我的年龄重新逐个临摹肯定来不及,要选择自己擅长并有感觉的创作方式。这个听话的学生没有进行理论和技巧上的过多尝试,而是选择了一种自己的方式不停凿下去。在接触李津的艺术之后,从老师的风格中临摹,迅速从人物的表现方式中寻求自己的语言,与李津对雅俗极致的反思不同,贾宽的作品反而以佛教徒的身份跳脱出来,以一种更加日常的方式接触他自己的艺术,朋友住院,他会创作一个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玩手机的形象,以这种近乎白描的方式去寻找传统与当代的日常轨迹,而那个主角却以置身事外的超然和憨厚,构成了艺术趣味的原始张力。

上一页 123 下一页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正如李津对贾宽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