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迪对艺术能有这样的渊源

2020-03-26 09:35 来源:未知

  第二故乡景德镇

  崔迪的展厅就坐落在圣罗帝景的街边一隅,和喧闹的陶阳路只隔了一个拐角,安静就很自然地安放在喧闹的旁边。她在这一片打不破的宁静中听音乐、看书、品茶、聊天。

  初见崔迪,她外表的美丽会惊艳你的双眼,但当你的目光接触到她的作品《山云》时,骤然间你会怦然一动,内心会被强烈地震撼又深深地吸引。原来每个艺术家内心都藏有一位诗人。崔迪将江南清晨的远山,用诗人的思维,在那抹浅蓝、淡蓝、深蓝的色彩变换中,在那行云流水般的线条的交错中表达出来。这组作品以不同的器形,对所处的时空作出最完美的诠释。作品既简略又雅致,既内敛又大气、既低沉又豪放。它每一个细节都能带给你会心一笑的惊喜,就像一位痴情的恋人,细心呵护你内心的每一种感受。这件作品蕴含东方文化哲学的精髓,飘逸而优雅,充满着瓷与人、瓷与自然的和谐对话。那意念中的远山,带上了时间和情感的印记,因而赋予了作品荡气回肠、永不停息的生命激情。

  现代社会的大部分人,经历了社会和历史的变迁,并且都受西方文化艺术思想的熏陶,失去了对传统艺术的热情与关注,对很多传统文化的情感,也在这些变迁中有所消磨甚至消失殆尽。而作为80后的崔迪,对传统文化的热爱更加纯粹,是发自内心对传统之美的追求。

  崔迪对艺术能有这样的渊源,她说很感谢她的父母。她的父亲以前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同时也是一位艺术收藏家。在这样的家庭里,崔迪有宽松的家庭氛围,父母从来不限制崔迪拥有的独立。父亲告诉崔迪说:每个人都要做有目标的人。因为父亲的这句话对崔迪影响之深,崔迪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始终没有偏离自己的方向。崔迪从小就懂得为自己规划人生。当一位画家或艺术家一直是她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她从未停息自己的脚步。崔迪五岁即开始随父亲学画画,上高中以后的每个假期,她都在北京参加各种美术班的专业训练,她的理想和目标就是上专业艺术院校。

  2005年,她和父亲一次偶然的景德镇之行,骤然间改变了崔迪的人生方向。景德镇唐代白瓷的滋润、宋朝影青的靓丽、元代青花的素雅、大明五彩的艳丽、雍正粉彩的娇媚,让酷爱传统艺术的崔迪内心极为震撼又深深吸引。这次瓷都之行,使得她和景德镇结下了最初的缘分,那年她选择报考了景德镇陶瓷学院。扎实的专业绘画基础和优异文化考核成绩,崔迪毫无悬念地考取了景德镇陶瓷学院。她仿佛嗅到了景德镇特有的泥土的气息,从此踏上了这块充满梦幻和神秘色彩的土地,她感觉到她的梦想离现实越来越近.

  传统工艺的美丽守望

  和崔迪一起听音乐、喝茶、吃饭,你能感觉她是个优雅而会享受生活的人;和崔迪坐在一起聊艺术、谈人生,你会觉得她是个有深刻思想的人,这和她的年龄很不相称;看崔迪画画,或她痴迷于创作的时候,她美丽的外表会迸发无限的能量,显示出她特有的执着与干练。原来每一个有思想的美丽女子,都徘徊在倔犟与柔软之间。崔迪是个有思想的美丽女孩,不论在生活中还是艺术创作上,她都将她的美丽与倔犟贯穿到底。

  崔迪在生活上或许是大大咧咧的,但是专业上却格外认真和努力,这是她大学老师和同学一致认同的。崔迪和学友一起共同租过一间工作室,她就经常忘记带钥匙。有一次室友恰巧在外地。她等不到室友从外地回来,自己把防盗窗拆下来,爬进工作室继续她的创作。

  四年大学时光,崔迪扎实地掌握了各种传统陶瓷制作工艺技法。各种凝聚着老艺人优秀的陶瓷制作和绘画技术,无一不让崔迪为之倾倒和着迷。大一第二个学期,崔迪在新校区上课。每天放学后,崔迪就和同学一起骑着自行车,从十几里外的湘湖赶到东郊老厂的一些陶瓷作坊,学习一些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技术。比如搓料、磨料、搬坯、拉坯、利坯、吹釉,这些男孩都不容易坚持下来又苦又累工作,崔迪却毅然地坚持了下来,并且乐在其中。崔迪记得那时光搓泥料就搓了很长一段时间,搓得手上全部起泡,冬天双手裂开了一道道口子。大学时期,崔迪向老厂的民间艺人学习了很长时间的青花、分水。随后,她又学习了粉彩、古彩等各种传统陶瓷绘画技法。

  在陶院新区的泥土路上,崔迪穿越了一千多个夜晚的黑暗,终于迎来了她艺术生命中第一个灿烂的黎明。2009年毕业时,她设计制作的《山云》、 《沁》和《轮回》三组作品,成为毕业作品展示会上最靓丽的风景,获得了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们的高度赞扬。崔迪是个永远不满足于现状的人,从材料的选取、原料的配制、造型的设计和陶瓷绘画,她都要亲自动手。对陶瓷艺术近乎苛刻的追求,以及对传统工艺与现代艺术概念的双重探寻,使得她的作品总能推陈出新、不落俗套。她认为每一个细小的元素都能成为作品成败的关键。即便是她的作品的包装,她都亲自设计,寻觅符合作品格调的包装物。她还在作品的包装盒上印上写有自己名字的logo,力求在细节上做到精益求精。

  在崔迪工作室的一个角落,堆积了一大堆五颜六色的碎瓷片,那是崔迪试制色釉时留下的。荣耀背后究竟付出多少心血,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崔迪是英语中的现在进行时,而且是个永不间断的现在进行时,在追求艺术的至善至美的过程中,她始终在路上。

  传统与现代交融的花鸟世界

  崔迪的作品总能在传统文化的关照中赋予时尚的神韵,让我们领会到一种全新的艺术表现方式的品质所在。崔迪的性格成就了她的作品,她的作品又最大程度地诠释了崔迪的性格,崔迪和她的作品气质是相辅相成的。她以女性特有的严谨、细腻赋予她的作品婉约、精致,而西北女子的豪爽热情又使得她的作品显得大气、厚重。

  在创作了一组《山云》、《沁》、《轮回》等作品后,崔迪对自己的艺术创作进行了新的尝试,创作了一系列综合装饰粉彩开光花鸟瓶系列。崔迪将传统的陶瓷花鸟元素沁入她作品的每个细节,民族传统之于现代审美的结合,表现出来的奇妙效果更是令人惊喜。这种创意新颖、功能前卫的花鸟瓷画,在为大家带来耳目一新感觉的同时,也将崔迪对传统和现代的创见表现得淋漓尽致。

  崔迪把传统作为很好的资源,重新认识和深度挖掘。这些作品主要以珍珠白釉为底釉,在瓷瓶颈部或边缘刻上浅浮雕花纹,瓶身中间显著部位以黄釉的开窗形式装饰,开窗部分则以粉彩花鸟来表现。传统陶瓷装饰的开窗也叫开光,或称开斗方。它是区别于传统造型中的通景处理方式而得名的,主要在花鸟瓷画中表现一种折枝小景的布局方式,使画面显得精致雅气。

  对于珍珠白黄底开光粉彩花鸟系列作品,崔迪虽然沿用了传统的开光布局方式,但崔迪的小景开窗方式则显得更为讲究。她的开窗图案多为几何图形,几何形开光与作品本身的圆形的瓶身相互呼应,在视觉上给人以新颖的现代感。这种对于细节的注重,则处处体现在她的花鸟瓷画作品当中。每个瓷瓶的侧面都有一个崔迪的印章,印章用浅浮雕的方式雕刻,而且用本金去描绘。这种在瓶身的侧面落款,对侧面的空间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

  女性天生的细腻和那随风的润柔,注定了崔迪天生就是一个极富灵性的花鸟画家。崔迪把不为人注意的山雀作为表现对象,交错的花枝与灵动的小鸟相互映衬,形成一幅动静结合的完整画面;依靠色彩的魅力精心构思,雍正粉彩的粉嫩柔和,配上黄色或影青底釉,形成色彩的反差与对比,在设色方面显得相得益彰、异常和谐。器皿型制也不流于俗套,造型中直线与弧线的有机结合,打破了传统的型制模式,给人以高雅大气之感。

  崔迪所表达的花鸟其实是自己的一种精神境界的外化。她所描绘的山雀,虽然没有其他鸟儿的华丽羽毛,看起来非常的质朴,但特别地有灵性。崔迪笔下的山雀其实就是崔迪个人性格的写照,不娇柔、不造作、真诚待人,山雀的外在形象赋予崔迪为人处世惯有的精气神。小鸟在自然空间里显得非常自由,这也正是崔迪想达到的理想境界和自身情感的宣泄。崔迪正是以这样特有的方式,表现出自己对大自然的敬畏和对生命现象的思考。

  对中国传统陶瓷文化的尊崇与热爱,带给了崔迪源源不断的艺术灵感和创作力量;现代陶瓷艺术的前卫理念渗透在她的每一次艺术创作中。传统陶瓷文化的影响成为崔迪血管中不息流淌的血液,而表现时代精神特征,则构成崔迪陶瓷艺术创作的灵魂。崔迪说:我的作品应该关注未来,这个未来是需要探索的,否则就会滞后。硬要做传统的东西,它和我们已经不是一个时代了。新的时代有新的要求,新的东西,我们要努力去做这些东西。这是我个人的艺术追求,在这个过程中我需要用一个很宁静的心态去学习探索。吸收传统的艺术表现,技法,吸收现代艺术观念,站在世界文化的出发点上,这样,我想才会形成自己的独特艺术,但实现这个需要一个过程,自己要不断地去锤炼。我会坚持自己的角度、眼光,做我自己的作品。

周报记者吴爱飞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  崔迪对艺术能有这样的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