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假画市场由来已久

2020-03-23 10:32 来源:未知

  中国的假画市场由来已久,宋、元、明、清已登峰造极,造假高手,以假乱真者比比皆是。翻开两宋画册,陶醉之余心生一丝疑虑,赵佶不仅是一位伟大的画家,还是一位美术活动家,他对美术创作的重视程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以至于至国家社稷而不顾。宋代翰林图画院招募了众多的枪手,重赏之下甘愿做无名英雄者众多,史学家为找到真正的作者煞费苦心终而无果。历史上流传下来的精品佳构,是宝贵的文化遗产,也留下一个个难了的公案。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有众多版本,尺寸大小各有不同,历代鉴赏家也各有说辞,但终难以服众。有人说造假造到无人说不,就是真品,说明了其中的无奈。近年许多德高望重的鉴赏家相继谢世,许多门类、学科出现断档和真空地段,第二梯队进入前台之后,由于大小鉴赏家水平、学养、经验、职业道德参差不齐,丑闻不断。连一言九鼎的鉴赏泰斗的信誉也受到质疑,不由得心底生出一丝悲哀,面对艺术品市场也只有望洋兴叹,望而却步。

  今年皇家画廊在石门有一拍卖会,令人吃惊的是,许多假画堂而皇之的参加预展,利益驱动能使有些人置顶级画廊的金字招牌和信誉而不顾。不由得使人感到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信条并未过时,也就见多不怪。

  九十年代中期,各地画廊还经常见到许多低价位的画作,其中也都大多是真品,1998年我在中国美院对面的画廊见到黄宾虹的山水画,价位大都在二至三万左右,其中不乏精品,时间过了不到十年时间,黄宾虹的画升值了十几倍,而且赝品也大量充斥市场,造假的水平令人眼花缭乱,几乎乱真者有、让你良久揣测者有、看一眼不想看第二眼者有、让你嗤之以鼻者有、与原画画得风马牛不相及者有数量之多、五花八门、流水作业、集团作战、互相协作、网络销售,颇具现代化规模。

  最近见到一拍卖会老总,见利忘义,短期行为使他认为经营假画在情理之中,在中国礼品画在假画中占了很大比例,在假画流通中那些印刷精良的保真证书、画家签字使众多的收藏者置身云里雾里,在沾沾自喜时又上了一大当。一日到一朋友家串门,该朋友出示诸名家画作示人,他的好心情使你不能说不,说不就近似于残忍。其中赝品占了大多比例,人云亦云是保持和谐气氛的唯一法宝。否则丰盛的晚餐将失去欢声笑语。

  我一在中国美院进修的朋友,在临摹沈周、倪云林、石涛作品时大有长进,引起画商的重视,登门长期订购临品,出价不菲,但不要落款盖章,由专人完成最后一道工序,至于做旧,烟熏火燎,砂纸打磨,炕土泥浆,撕破对接,都已是轻车熟路,不弄得以假乱真决不罢休!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的假画市场由来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