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具儒者之风的李胜洪在书法创作上

2020-03-19 07:59 来源:未知

  在论及李胜洪的书法艺术之前,有一个话题是无以回避的,此即在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特殊现象文化世家现象。因为李胜洪身出文化世家,其少年时代不同于人的经历是构成他书法创作审美取向的渊薮所在,这显然是探讨他书法艺术风格成因的一个最为关键的切入点,舍此则未免流于泛泛之谈。

  昔陈寅恪先生有言:学术文化与大族盛门不可分离。的确如此,以近现代名震宇内的诸多学人为例,大多系书香门第出身,家学渊源深厚。李胜洪的父母均是高级知识分子,尤其是其母乃荆州望族之后,所学中西兼备,可谓新旧交替时代知识分子中的翘楚人物。李胜洪曾与我道及生长在文化型的家庭环境中,因其间的长辈饱含着一种对文化尊重敬畏的态度,所以少时在文化启蒙方面比同龄人要早,且其家父母对他在求学求知方面的要求,无不最大程度的予以支持和满足。他又谈到其父母是旧时代过来的知识分子,毛笔字都写得很好,但以现时纯粹专业化的书法眼光衡量的话,又有所区别,他在书法启蒙方面,固然最早是得于父母的指导,可更多还在乎父母那些将书法与人生相关联的说教,诸如心正笔正,作书先做人,品高字自高之类,正是这些观点的灌输,素丝初染般的影响了他的人生观与艺术观。李胜洪的一席话,不期令我又想起陈寅恪先生在评价文化世家子弟时的一句断语实用儒素德业以自矜异,而不因官禄厚高见重于人。我所了解的李胜洪大略也是如此的一种人,他现位居当代书坛的要津,但为人为事的调子却很低,从他平素的言谈行止中很容易窥得旧时文化世家子弟所独有的高不绝俗,和不同流的风度。或基于此,决定了他做人的格调,进而又孕育了他有别于当今世俗化的书法创作理想。

  从李胜洪的身世及其少年时代所接受的教育考量,他的书法创作审美理想无疑是建立在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的基础之上,他在处世中非常究意克己修身,在他看来,中国书法艺术所有的美首先是人格显露的美,其次又是人性创作的美。是故,一位成功的书法家必先成为一个道德修养高的人,而后才是艺术家。李胜洪对于书法的这一认知在书法传承的历史上是屡屡可见的,对于一位书法家而言,道德的涵义不是在题材方面,而是蕴蓄于书法家主体自身。在中国书法的美学体系中,一件书法作品表现的,往往是归结为创作行为的主体意识,即集中在作为艺术家之生命主体意识的人格状态考察之上。因此,对书法艺术视觉感知的价值自然而然转换成意志状态的伦理,即一个书法家的创作能力有两个方面,它在一切有关生命核心的精神中生存,又不断地变为创造形式的新核心。明人项穆论书曰:评鉴书迹,要诀何存?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宣尼德性,气质浑然,中和气象也。执此以观人,味此以自学,善书善鉴,具得之矣。项穆的书论完全是站在儒家思想的立场上来讨论书法,在他的书学体系中不免沿用正统、圣贤、中和等伦理观念来阐释美的内容,并目中和美为书法审美的最高理想。李胜洪在书法创作方面最服膺中和之美的境界,他认为中和之美最高的极致就是穷变化,集大成。在李胜洪营造的中和美书法艺术世界中,中和的含意与指向决非无奇贫乏,相反,他所追求构建的中和美理想,是最大的富有。好比是太阳的光芒,肉眼看去,似乎只是白色,然透过滤镜细察,实则包含世间一切色相。

  晋代以二王为代表的书风神采攸焕,正奇浑成,向被古之书家奉为中和美书法的极致高峰,深具儒者之风的李胜洪在书法创作上,顺理成章地将二王书风纳为个体创作的根本栖息地,复以此为创作主线,展开了更为宏大创作格局的拓展与构建。关于书法创作,李胜洪是坚持反功利化立场的,他以为有价值、意义的书法作品在本质上不应含有功利色彩,一件成功的作品大抵源于悠闲的心致,唯有在自由萧散,超然出尘,无拘无束的氛围中,才能获得心灵的解放,创造出艺术的无上妙品。李胜洪的小字行书作品深得晋人之韵,他在笔法做到了寻源溯流,直入晋人堂奥,自觉地将大王的内擫笔法与小王的外拓笔法有机结合,尽脱明清以来帖学末流书家的习气,韵势得兼,别开一新面。李胜洪钟意以传统手札的形式来作为小字行书的创作载体,笔轻轻地落在素纸上,起笔多尖而露锋,收笔按后稍微收锋,畅中含涩,内藏玄机。行笔轻重转变多有交错,时缓时疾,那种内向运动的线条不断地在微妙的顿挫中变化着,从变化的幅度看,他很善于用腕力,他灵活的腕的运动,令纸间的墨痕既有春风拂面的爽意,又有燕子掠水的迅捷,线条细而不弱,丰而不滞,尖而不瘠。在小字行书章法的处理上,李胜洪着意发挥手札书法欹侧揖让,触处成妙的形式特点,自如写来,一任天成,长短参差不拘一律,似是不经意的、散漫的,又是自然自由形成的。这使我想起周星莲《临池管见》中有一语,颇可移来作此解语:废纸败笔随意挥洒,往往得心印手,一遇精纸佳笔,整襟危坐,公然作书,反不免思遏手蒙。李胜洪反功利化的创作理念,很容易在手札形式的书法创作中找到自我的本真,他在挥运中实现了内心的自由驰骋,达到了内心与自然的契合。李胜洪二王一路的小字行书在创作中并不着意强化个性,既非专于骨力,也非突出流宕,皆以中和态度出之。因之,李胜洪的小字行书清丽而不乏骨力,秀雅而不甜腻,潇洒中见高雅,雅逸中见清气,如此的境界,不啻能予人抚慰、适意的精神享受,在当下一浮躁的世风中显得清幽而温馨。

  当代篆刻巨手韩天衡先生在其悍秀一印的边款中跋曰:悍不难,秀亦不难,难在悍秀兼具,此乃吾艺旨者也。李胜洪书风的跨度之大着实令人惊异,一方面他能作清丽可人的小字行书,特别是二王一路的书风,在他是信手拈来,指挥如意;另一方面又能为粗豪大草,濡染大笔,挥洒淋漓,尝见其节录秦观《浣溪沙》巨幛草书作品,字大如斗,笔挟风雷,一眼望去一许苍茫浑厚之气扑面而来,作品中的气质不再是青春妙龄的倜傥气息,用笔狠辣雄强,墨色燥润相生,时而润含春雨、时而燥裂秋风,变化无端,颇类老将用兵,备万法于一也。李胜洪何以能获得如此过人的创作才思?我曾经努力地找寻这一答案,待读过他的《法无定法大道之门》一文后,似乎有所解悟。李胜洪在此文中援引老子《道德经》中开篇的一句话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就法与道及继承与创造作了一番智慧的阐发,其文中有言:世间一切法门,均不是我们要获得的自然道法(即终极真理),可以用语言来表述的道法、可以确定其内涵与外延的概念,都是暂时的、非永恒不变的;它必然随着事物本质、时空变化而变化。如果不了解这一点,我们就只能永远游离于艺术真谛的门槛之外,更谈不上达到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古人曰:世外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如果说书法之至道在于法非法,那么书法之至理却在于无法有天。李胜洪卓绝的创造力,正得于无法有天。李胜洪无法有天的艺术质素或得益于他早期良好的文化启蒙、或得益于他读书行路的厚重累积、或得益于他身处中国艺术最高学术殿堂得天独厚的嘉惠,这也许才是我求解后所得到的确切答案。就李胜洪书法创作的整体格局观照,他所追求的是一种大风格的创获,所谓大风格,即自觉地对经典艺术与生活百态的独自解释入手,这种解释虽略抽象,却从宏观从本源从整体,决定了艺术的一切,无宏观无以成为大家。具体到李胜洪的书法创作,他对古人的学习主体意识很强,他学书不拘一格,凡对自己脾胃的佳作皆奉行拿来主义,他在晤对古人时尽可能的主动地去消化这些客体,使之按照个人需要化为己用,因而其得也大、其聚也精,自然做到了悍秀相生,无往而不胜。需要特别点出的是,李胜洪的擘窠大草,不是如旭素般酒神型的作品,也非黄山谷般的狂禅型作品,更非徐渭、傅山般的非理性作品,它在内理上与之小行草作品是如出一辙的,也是一种儒式的审美语境。此又好比孔子论及的在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时刻,不是选择放弃与退缩,而是必须发挥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的积极精神,以个体慷慨的意气去反抗困难。在书法的风格语汇中,颜真卿书风最具这一特色,而李胜洪的大草作品似正合于斯耳。李胜洪近时的巨幛大轴类型作品,多引篆意入草法,点画间金石气尤烈,通篇气象浑穆,笔致跳跃、老到又纵横不羁,示人的图式好像霍去病墓前的汉代石雕,开张而有力,气象峥嵘,矫矫不群,诚非大手笔无能为之也。

  李胜洪身处的工作环境注定了其书法创造视野的宏阔。李胜洪曾谈及:风格是艺术的最高境界,但要具备两点要素,一为要有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有别于他人,很特别,一看就知道是你的作品。二为要符合传统的审美,不能割裂既有的法,要能够看到你艺术的上游、源头。风格的形成,需要依托于自己的个性、学养、气质,长期的实践探索和感悟。李胜洪作书碑帖并重,经典书法与民间书迹兼取,这是他内心宏大历史关怀的折射。对于经典书法,李胜洪始终以高山仰止的态度处之,他对二王一系文人书作的孜孜以求就是最好明证。同时他又以经典书风的精英理念来改造民间书风的粗陋之处,并撷民间书风的天籁之趣作为经典书风的有益补充,经典与民间的相互参化、相互激活,使李胜洪的书法创作总是处于一种郁勃的状态,充溢着巨大活力。作为儒者色彩浓重地李胜洪,自中国书法院成立伊始,即是主要的领导者之一。基于中国书法院在当代书坛的特殊地位,李胜洪在事功方面,也颇有成就,如以中国书法院为主导的书法申遗、书法教育、大型书法学术活动的组织策划等,他均是重要的组织者、参与者,并为此付出颇多辛勤的汗水,他对书法事业敬业乐群的奉献精神,也赢取了书法界同仁、学子们对他的尊重与敬重。李胜洪在当代书坛正渐次成为一个引人广泛瞩目的人物。

  书法有法亦无法,大象无形却有形。天有天之道,在于始万物;地有地之道,在于生万物;人有人之道,在于成万物。而艺术妙在似与不似、是与不是之间。故我深信:天人合一、人书合一、心手合一,书法艺术方可悟天道、沐天风、闻天簌、识天趣、得天然。此为李胜洪艺术随笔里的一段话,非真识书道堂奥者,无以语此,李胜洪诚当世书坛真识书者也。昔丰坊尝语:儒者之书,品高而度远。李胜洪其人其书于此颇合。品高源自他高雅不俗的道德修养与艺术修养,度远则源自他远大的襟怀及以书法事业的发展为己任的精神。李胜洪在书法创作与事功方面的成就,似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告诉我们:书法是书法家一生的事情,在当下浮躁的文化情境中,只有不断修炼人格修炼艺术,才有可能有所建树。

  2009年7月21日于京都花家地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深具儒者之风的李胜洪在书法创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