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有了一大叠

2020-03-17 02:54 来源:未知

  大约在秋末,一位陌生人轻轻敲开了我的家门,他开门见山地说,想邀我去长沙三亩地美术馆办展,而且给我定了个主题牛画展,他并自我作了番介绍,很诚恳,也自信。

  原来他就是有名的企业家三亩地美术馆馆长黄跃武先生,我思忖着这是件好事,便应答了我对他诚意的邀请。

  三亩地美术馆我早有所闻,给我的印象是有着学术品位的美术馆。曾举办过一些名书画家作品展,在湖南颇有名气。孤陋寡闻的我,不知其馆规模大小,何方位置,连黄馆长也不相识,自觉几分尴尬。他是位很有见地,又懂艺术的老板,我们很快消除了尴尬,转向了正题,确定了我办展的时间,就这样,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的我,斗胆应允了这个邀请。

  一个专题展有它的局限性,它不同于别的内容和题材的展览那么丰富多样,创作的自由空间相对窄小。于是,照例展开先构思,凝练腹稿,继而展开创作。我对于创作,似乎有点喜新厌旧,还是那种思路,总喜欢拿新的作品,这次的作品照例拿新东西,自己给自己加压力。在短期内创作了一批作品,自觉不满意,又重复画了一些,权当个展候选作品,迫于时间,只好来个将就。

  作品有了一大叠,由自己主张,定会舍不得丢它,请道兄陈小奇给我当评委,在一大叠中选出了五十余幅,落选了部分作品,我没有怜惜它们,也没有向评委说半点要求,作品不够,坚持再画。创作便不到一个月,把画展作品数量撞上个数,我也嘘了口气。实则是不太满意的,这将是进省城给老师们、同道们、朋友们看的,临近展期,我又苦于无奈,作品要装裱、拍照、出画册等等,这些都需要时间。

  说起来,我的牛画作品的出世是近几年的事,过去在工笔画创作中也有过牛的画,那结局是两码事,一工一写,南辕北辙,材料工具都不一样,如同交通工具的不同。举办个展又可设想为一幅作品,要求展出有整体感,表现手法相一致,构图上求变化,规格上有大小,色彩上防单一,形式上求多样,此为我对个展的认识,搞个展实为不是件易事,诸于心理上的、经验上的以及其它,尽管有这样或那样的困难,总归它能有助自己去创造,去战胜困难。

  冬天毕竟是冬天,气温低,白天时间短,有许多不便,天也说变就变,计划好翻拍作品的时间,由晴天变为了雨天,只好借馆序厅天窗下的光线翻拍作品,凭着李巨江的拍摄经验,把我将编书的作品在这种不理想的光线下拍完,由于有些作品过大,自然光和摄温出现不匀,当然也留下些遗憾。

  风急火急的将翻拍作品寄至四川成都陈雨光先生手上。陈先生是我多年的好朋友,是位做学问的理论家,难为他,因为这画集是由他主编,他有责任办好它,看到我出书的片子,认为拍摄用光不到位,多次打电话与我咨询与对照,与原作校色,又为画册撰写文章,将画册分成三个篇章:精神、形性、诗意,使画册大添色彩,定书名为:志坚画牛,这本书无言地往学术上靠了。

  笔墨之间现性灵志坚画牛。这是李蒲星先生给我定的画展主题,老李是个学研究型的理论教授,为我的画展张罗,提可行建议,要我请名家提词,包括展览开幕式和座谈会等等进行部署,是实足的学术主持,他帮过我许多的忙,而从没提任何要求,我心存感激。有一回他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我还没有你一张画吖。

  志坚画牛,朱训德老师题写,自1979年相识起他一直关心我的成长,他既是我的老师,却又是我的兄长、朋友,他的人品、画品使我敬重。他虽身兼数职,从不推却艺术界朋友的求助,只要能做到。志坚画牛题词和前言撰写是他在公务繁忙中抽空完成的,并为我的画展敲定主办单位等有关事宜。

  可能由于牛展的原故,使我力量倍增,也许是陈其勇先生鼓起我的劲,陈局长是我的知心朋友,为我的事业操了不少的心。那天,我们一起到长沙在朱训德老师的办公室并接到了他为我画展的题词。随后又同我一起去谭谈主席办公处。在省文联见到谭谈主席,谭主席和蔼地接待了我们,知道我的来意后,他用惊喜的目光看着我,此番情景看得出是对我表示支持,不一会儿他兴致勃勃为我题上乐做孺子牛,沉甸甸的几个字,寓意深刻。然后陈局长又陪同我去拜望陈白一老师和李立老师。讲心里话,我害怕去打扰他们。陈老和李老都对我很关心,他们没有半点大师的架子,总是教诲和扶植我,当我向他们提出想法时,他们没有拒绝,而且很乐意,他们的举止让我消除了尴尬。陈老为我题写的人有牛精神,画有牛气概来勉励我。李老为我题写的甘为孺子牛来预示做人,本应无论做什么,首先应将人做好。

  真高兴,我处在一个非常和谐又是非常艺术的氛围中,也饱吸着湖湘文化之灵气。他们的关心和支持成为我前进的动力。

  这次松柏兄为我办展跑上跑下,并作策划,使我节省很多的时间来做一些我需要做的事,谢龙湘道兄为我的画册拍肖像,做着和一些与画展有关的事。文学朋友楚子、刘剑桦、尹拥军撰写文章,编排报纸花了不少心血,剑桦先生,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二话不说,并即兴为我写了篇文章。美术界的朋友王水清、王汉武、旷小津、柯桐枝、徐铭、陈连平、王雪樵、王奇志、颜炯等,他们从不同的方面给我支持鼓励。

  朋友圈中帮助我的真还不少,在这里没有一一述名,但我都印在心里。

  冬季里办展,而且展期安排在春节前夕应是不多见的。黄跃武先生不好意思地地说,原来邀请并安排在元月7日,由于忘记安排的是王明炎画展,惬意地劝我在明年适当的时候举办。我却执意顺延,在今年农历年底办完,也许我想的欠周全,作为画展的作品应尽量完美,我却有几分草率,展厅规模也事先没有探测,作品有些过大,时间准备不够充足,一切的一切,幸有许多的朋友帮我的忙,特别是三亩地为主操办,否则牛脾气的我不知会是什么样的结局。也好,无论如何也就是个画展,画展既是交流的平台,又是收集观者善意的意见箱,也未尝不可作一次真诚的露面。

  我以为冬天的寒冷会削减人的意志,笼罩空间,冻结繁复的交往,然而未必,这一客观因素没有阻隔我的事业,没有阻隔我与朋友们的密切交往,没有出现太大的困难,而是朋友不避风寒协助我办展,在严寒的冬天,让我过得快乐又充实,我的腊月是暖冬。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品有了一大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