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老师走了

2020-03-13 22:07 来源:未知

  去年此时,忻老师,还有几个朋友在燕西台把酒情景依然历历在目,那天下午,还去了他中间建筑的画室,喝茶、聊天,很是开心。几天后,忻老师在中国油画院做了他大型作品展,展览很成功。可谁也不会想到几个月后忻老师的生命会走向终结,此时他50岁的年龄,正值人生、艺术发展的最佳时期,天妒英才,忻老师匆匆离开了我们。转眼间,东旺老师离开我们已有三个月了,可是,在心里我怎么也不觉得他真的离开,这种感觉始于东旺老师走的那天,从医院出来,时至今日

  和忻东旺老师相识是2007年的事情,那时,忻老师给我们上课,期间几次吃饭、聊天,事后,王克举老师被邀请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做讲座,那天,我也去了,讲完课,我们去了忻老师画室,张宏芳老师也在,几位老师聊天,我便有幸看了忻老师的绘画,那时起,我开始关注忻老师的绘画、他写的东西、他对绘画的理解,也正是这些吸引了我,自此,我们的交往也逐渐多起来,一起听过戏、看过话剧,我们外出写生有时他也去,彼此之间也就熟悉起来。

  忻老师是一个很全面的人,他不仅在自己的油画专业上有很高的成就,有了自己的绘画语言、形成自己的绘画风格,作为一位师长,他在其它方面同样精彩。和忻老师交往的人都知道,他平时总给人一种不擅言谈,即便讲话,声音都不会高,其实,这正是他的魅力所在,看他的文章,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跌宕的大气魄,但是,娓娓道来的却是他思想的展现,所以,我觉得,平时他讲话是基于他个人人生经历,是个人思想在通过另外一种形式的表达。虽然,外表如此,但是,这些也绝对掩盖不了他自身的才情,他对艺术的执着同样让他对生活有着高品位的追求,对社会、对家庭、对朋友有着高度的责任感。绘画,自不用多讲,他对东、西方绘画有自己独到的认识和见解,他绝对不会流于表面、形式,无论是他画的静物还是人物,都会追求事物之极致,发掘、表现事物的本源,这源于他睿智的思维和谨慎、敏感的性格。生活中,从家里到画室,从画室到日常应酬无不让人感觉到他的秩序,有条不紊,可能是家庭的和美让他有了如此心态。其实,忻老师也很喜欢和朋友欢聚,并且,绝对不会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我感觉在那种场合他表现的轻松自如、游刃有余,甚至,唱歌助兴,此间说他尽显才情绝不为过。忻老师有如此情致,我们也就不会奇怪他为什么为艺、为人、为师、为友、为父、为夫都少有遗憾、令人起敬了。2010年,我曾经出版过个人的一本风景写生的画册,当时,我请闫平老师和王克举老师写了文字,两位老师是我大学的老师,并且,闫老师还是我当时的班主任,总觉还应该找别的老师看一下,写点什么,我便想到了忻老师,可又担心他忙,万一写不成怎么办,最后,我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去找了忻老师,不想,仅两天我便接到忻老师的电话,告诉我他把写好的文字发到我的邮箱了,文字很漂亮,言辞之间能看得出他在读我的画,给了我鼓励,我很感激,尤其是现在想起,心情亦难平静。

  忻老师走了!真的走了!天妒英才!

  他是一个使者,艺术的使者,他把精美的艺术作品留给了我们,把他尚美的精神世界留给了我们,还有他留给了我们对他永久的思念。

  忻老师,愿你在那个没有病痛的世界安好。

孙九龄 2014.4.5(清明)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  忻老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