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朴素派的代表词汇也会从骏逸的作品中跳脱而出

2020-03-13 00:31 来源:未知

  听说,骏逸这个名字是她上大学时自己改的,可以看出她对自己的理性期望和独立主张;微清瘦极棱角的脸庞架上一款方方的镜框,标榜着倔强和个性,一个在矛盾中和谐着的女孩子。画,则毫无掩饰地呈现着女孩子的感性与幻想和女性艺术家委婉细腻的审美情怀。

  出身于艺术世家,并接受专业院体训练的骏逸,已无缘做素人画家。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对民间艺术的兴趣和对西方朴素派绘画的亲睐。民间艺术常常是艺术创作的原动力,是供给风格流派生命能量的营养液,其根本就是原始的生命力之美,真实而充满活力,就如同植根大地深处的树林,生生不息。骏逸钟情于民间艺术,自是选择了一片盎然生机的天地。而单纯、朴素、童话、自我,这些朴素派的代表词汇也会从骏逸的作品中跳脱而出,但从主题表达、人物形象、构图、笔法、用色细细读来,已不能仅用单纯、童趣来描绘骏逸的画,即便是梦境亦并非粉红色的轻飘的少女的情怀,而已开始承载思索、痛苦、迷离、困惑、悲悯、祈愿当然,所呈现的作品并非沉重,也无关厚重,只是在思绪飘荡风中起舞时增加了些许生命的重量。是初入世事时特有眼光与心境的自然流露。《镜中人系列》亦真亦幻,犹如抽离现实的梦境;《虚幻与现实之间的芭蕾》是少女清淡优美的空中之舞,更是整个世界的欢快舞蹈,一切都被赋予舞动的灵魂;《迷失的门》充溢着少女对爱情的渴望与不确定的迷惘;《母亲心》系列则是以童话的笔触,承载了母爱的伟大主题。她的笔下,母爱已与天地山川化为一体,宽容、淡定、博大、无私、温暖、欢乐虽然画面线条用色简洁,但空间层次清晰。尤其淡雅温和的橙色,让人感受太阳的温暖而掩饰去刺眼的光芒,与赭石色相容的身影,让人感受到大地的包容和承载孕育生命的深厚,橙色同时也是铺满大地的花朵、是蝴蝶的翅膀,是灵魂深处的愉悦和希望。《生命之树》和《梦想的阶梯》让我们反思人与大地的关系

  自然,李孝萱作为骏逸的父亲,对女儿的影响不可忽视,他们都擅长表现主义,但具体到主题表现已完全张显骏逸强烈的主题想象和独立个性。用父亲的话讲,是她的任性脾气的回报。这倒是成就艺术家的可贵品质。真实的自我表达,难免在生活中会他人觉得隔色,但艺术作品极为可贵的就是内心自我的真实表达,来不得半点矫饰、伪装,蕴藉的人文思想,相得益彰的表现手法,则会幻化成直击人心的力量。手与思绪共舞一定是非常快乐的感觉。而当我们读画的人面对时,深深被打动。骏逸现在的真充满着青春的懵懂和女孩的浪漫,在她的不断深入的生命体验的过程中,亦盼望因其真给我们不断的惊喜。

(原载于《边缘艺术》总第21期)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些朴素派的代表词汇也会从骏逸的作品中跳脱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