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永远像父亲当年那样大步走下去

2020-03-12 03:41 来源:未知

  家父静山三岁习书画,20世纪40年代就已享誉京城,诗书画印无一不精,只是因为突发心脏病在我四岁时去世了。我是家中唯一的儿子,所以不论家中生活多苦,妈妈从我五岁起就严格要求我习字练画并天天给我讲父亲小时候刻苦习画的故事。从那时起我只要一提笔挥毫就仿佛在身心上与父亲融合在一起。再后来,我在1974年当上了美术教师,1975年创作的油画参加了画展;再后来,1977年考上了播音员,我的书画梦却一直没有放弃,这就是遗传的力量。在这习画的许多年中我又是幸运的我生长在京城,父亲生前的画友、京城的书画大师们对我的帮助与指导都是无私的。

  我至今忘不了在我青年时期,大画家董希文的夫人分文不取手把手教我的情景,以及老人家听到我要弃画从播音时的惋惜。我也忘不了吴作人、李苦禅、启功等父亲生前好友对我这个苦孩子无微不至的关怀。我也忘不了著名书画前辈徐千里先生带着我骑车到处写生,一张油饼一人一半情同兄弟的情谊。我也同样忘不了在我的书画生涯里沈鹏、刘勃舒、韩羽、黄永厚、韩美林、董辰生、杨延文、冯远、凌子风、丁井文、马书林等书画大师们对我毫无保留的教诲,他们永远是我的良师益友。书画旅途是艰辛的,但乐在其中!冥冥之中在我的作品中总会有父亲的影子。有时,夜深人静,就在我忘我地创作时,恍惚中会感到,好像我只是一个躯壳,父亲的灵光显现在支配着我的一切,那感觉真是好极了!往往精品就会在此时出现!

  这也是我这个四岁丧父的苦孩子为何如此痴迷书画的秘密。因为我享受着书画创作中灵魂飞舞的过程,这过程如此美妙,让我欲罢不能!同样是画,但我的画也许有些不同,只为享受过程,多年的少儿节目主持人的生涯,也使我更加接近孩子的性情和视角。我会坚持走下去,我会永远像父亲当年那样大步走下去,我也会将我的快乐通过笔端传达给所有喜欢我作品的人们。祝福你们!

  摘自《情缘》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会永远像父亲当年那样大步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