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彭斯试图将水和风诠释为存在的本源

2020-03-07 15:23 来源:未知

  我曾经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观看过彭斯的展览。作为一名艺术领域的学者,我想提出三个主要观点:

  1)彭斯是一名优秀的画家,我很快就在多方面将他与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联系起来。他的绘画中有一些是关于运动中的马,而米开朗基罗在西斯廷教堂中也有类似的习作,达芬奇也给我们留下了一些有趣的马的手稿。这两位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呈现给我们的是欧洲传统的视角。但是,彭斯的画作显然不同。他并不像达芬奇或者米开朗基罗那样懂得数学或者工程,而是以一种诗意的方式展现为外部世界(西方世界)所陌生的千年古国。

  2)彭斯有两幅作品向我们展示了头戴荆冠(受难中)的类似中国式耶稣的形象。更令人好奇的是画中人物的神情非常接近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的代表作《蒙娜丽莎》、《岩间圣母》和《施洗者圣约翰》,却不怎么接近离米开朗基罗的作品。画面色彩的布局也似乎受了达芬奇的影响,暗域中流泻下一束灵动的光。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要表达的是逻辑上的实体,而彭斯试图寻求对现实诗意的表达(具有某些神秘色彩,这当然是按照西方的欣赏角度)。诸如彭斯在《抱书独行》这幅作品中参照了印象派画家莫奈的《裸女》或乔尔乔内的《熟睡的维纳斯》的图式,表达出来的却是诗意的世界。

  3)彭斯试图将水和风诠释为存在的本源。前苏格拉底时期,人们将水、风、火看作是人类生命依存的本源,这也正好暗合了中国神话故事中类似的哲理(难道是西方早期的哲学家借用了中国智慧?)。在彭斯的画作中我们可以看出其试图对布拉图象征性的著作《诗学》中所提出的模仿论进行解读。对他的画作进行比较之后,我个人认为《托体共山阿》是莎士比亚剧作《李尔王》第四幕第二章的另一种诠释。这是用东方精神来解读西方世界的一种努力吗,还是一位受过西式教育的东方艺术家的自然行为?目前我对于这两种极端的结合似乎不能得出明确的结论。

  我常说艺术、科学、政治是同母的姐妹。艺术运用想象来寻求真理,科学通过论证,而政治我想,这位极具禀赋的年轻画家也许会开启一扇这三者之间的对话之门。

帕特里西奥巴特西卡玛 安哥拉城市大学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  3)彭斯试图将水和风诠释为存在的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