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阳刻颂文

2020-03-01 20:11 来源:未知

  (六)北魏《皇帝南巡之颂》

  盛世拓跋的历史丰碑

  《水经注滱水》云:滱水(今称唐河)自县(今灵丘县)南流入峡,谓之隘门。设隘于峡以讥禁行旅。历南山,高峰隐天,深溪埒谷。其水沿渊西转迳御射台南。台在北阜上,台南有御射石碑。(王先谦校《水经注滱水十一》)《魏书高宗文成帝纪》亦系此事:

  和平二年二月辛卯,行幸中山灵丘南有山,高四百余丈。乃诏群官仰射山峰,无能逾者。帝弯弧发矢,出山三十余丈,过山南二百二十步,遂刊石勒铭。(《魏书高宗文成帝纪》)

  但此石并未被一些常见的金石书籍所著录。直到一九八五年,人们才在灵丘县城东南约十五公里的唐河北岸的台地上找到了御射碑的大小残块。台地西是觉山古寺,其南则是当时仰射的南山,今称笔架山,以其三峰兀立、形如笔架称焉。现在该县已把找到的十块残石连同一个巨大的屃赑座连缀粘结重新立在觉山寺内,惜用功不精,对接错位,字口支离,且又失去碑阳的年、自、滨等字,殊为可惜。据1997年12期《文物》张庆捷、李彪先生文,此石碑首宽145厘米,高84厘米,厚30厘米。碑身宽137厘米,厚29厘米。碑高残不可测。但从长236厘米,宽137厘米,高53厘米偌大一个屃赑座,若依《东巡碑》1/2的高广比例,碑高应在2.7~2.8米,加上碑座可达3.4米左右。碑首部分蟠螭间是皇帝南巡之颂六个篆书大字,肃穆精劲,大胜皇帝东巡之碑篆额。碑阳刻颂文,字径3.5~4厘米。右半字迹较清晰,可辨者12行、140馀言。依比例推测,碑阳原文应有25行、500馀字。其文云:

  维和平二年岁在辛丑三月丁巳朔/皇帝南巡自定州至于邺都。所过郡国/禊于衡水之滨,尝射于广平之野。于时皇/宋遣使庆□□报修聘问之义,贡殊方之/滨舞□□□□之舞,奏金石之乐。乐成礼毕/□□□□□□讴歌之声,野夫有击壤之欢焉/□□□□□□刃。兴安二年尝拉射于此山,复/□□□□□□安南将军南郡公毛□仁,宁南/□□□□□前将军鲁阳侯韩道仁,内阿/□□□□□□宗等数百人皆出山数丈,然□/□□□□□而射之。繁弱□□□□川岳箭出□/□□□□知事□□□固有非常□/□□□□道仁□□□□□未之闻/

  碑阴皆刻陪射及随驾官员名单。上下可见者七列,每列约15字,第二列和第五列比较完整,分别为43行和50行。可以辨认的官爵人名有280多位,2400多字,加上碑阳,全碑共存2600多字,可谓煌煌巨制了。近年来,山西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庆捷和北京大学教授罗新等先生已对《南巡碑》碑文及本事作了有理有据的考证,张庆捷先生还对碑阴所列随行文武官员的职官、姓氏、族属等作了系统而缜密的考证。这不仅有益于历史学界,对书法艺术界也大有裨益。这个随巡人员名单对了解北魏平城时期的职官、所谓代人即鲜卑官员的姓氏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一是使我们了解了早期北魏的一些职官的鲜卑语,如羽真、内阿干、内三郎、内行内小、折纥真、贺浑、斛洛真等。二是订正了《魏书o官氏志》的某些文字和一些相关研究成果,如《魏书o官氏志》载,献帝以兄为纥骨氏,后改为胡氏,胡古口引氏,后改为侯氏。姚蔚元先生《北朝胡姓考》据此认为《显祖嫔侯骨氏墓志》之志主侯夫人祖第一品大酋长俟万斤、父散骑常侍、侍中、尚书、日南公伊莫汗皆不见于史籍,且孝文迁洛后改为侯氏的是胡古口引氏而非侯骨氏,得出考之史籍,知系伪造的结论。今从《南巡碑》阴,宁南将军殿中尚书日南公斛骨乙莫干,可知斛骨、侯骨乃音近而异译,伊莫汗与乙莫汗,也是同音异译,《南巡碑》足以证明侯夫人之祖与父的身份及真实存在,也说明北魏迁都洛阳后代人改汉姓时,改为侯氏的胡古口引氏,同时也被写作斛骨或侯骨,此正所谓胡姓无定字也。此外,《南廵碑》也使我们了解了文成帝时期一些重要大臣的鲜卑名,如侍中、抚军大将军、太子太傅、司徒公、平原王步六孤伊丽,步六孤氏后改为陆氏,这是《魏书官氏志》明确了的,但陆丽的胡名步六孤伊丽却是我们过去无从知晓的。再如侍中特进车骑大将军□太子太保尚书太原王一弗步浑,显然是文成帝前期的权臣乙浑的胡名。

  此石是为当今皇帝记行颂功之作,书丹和镌刻自然都出自一时的名家巨匠之手。如果把《东巡碑》与《南巡碑》作一比较,不仅时间不同,而且地域有异。前者距京师较远,工程由定州刺史负责,且历经两任,三年始成。更耐人寻味的是,责任人前为乞伏氏,后为秃发氏,都是西来的鲜卑人,皆不谙此道,如敢在碑额该刻交龙的地方刻了两位鲜卑族武士,虽有违于礼法,却更具时代和民族特色。再就是《东巡碑》篆额的简率,书体的隶书面目和书风的雄风野趣也同样显现出强烈的时代特色和民族风尚。而《南巡碑》近在京畿,正当灵丘道上。由是观之,如今觉山寺的位置,在北魏建都平城期间原本就是一座行宫,所以一定是委派有司督造,故能一岁而成,并且形制可观,做工精细,于礼无违。纵而观之,此刻更见其精整方峻、博大雄浑。抚碑读铭,如入庙堂,如对君子。观其书风,集中反映出帝都风尚、盛世气象和塞马胡风的特点:一是结字宽博开张。如殊的左右均衡,兴的上疏下张,造成一种恢宏之气。二是时见篆意隶笔,如都、野、聘、声等,平添几分高古之象。三是体势右昂。所有的横笔都是左低右高,与之相应,字中竖画也无意中向左斜挺而方出,这就从整体上强化了碑文的楷书效果,体现着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四是点画的峻整遒健。此碑横画入笔方截,收笔上挑,从丁、邺平二等字看得更为明显。竖画也是如此,起笔方劲,收笔向左挑方,势峻力疾,可受千钧。比之碑阳,碑阴所刻官爵人名,字数长短,人各有别,因此书写随意了些,竖成行而横不成列。字形也长了一些,偶见率尔之作,但整体面目与碑阳无异。此碑经风雨剥蚀和人为破坏,肢体已残,碑阳仅存部分,碑文又泐去大半,碑阴有些部位字口也模糊不清,但一千五百年后能有这样两千多字的平城魏碑巨制,诚可宝之。如能在御射台旁再觅残块,得睹全璧,则千古幸事矣。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碑阳刻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