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固定的时间留给书法

2020-02-11 15:28 来源:未知

 

 钱玉清1968年出生于苏州。现为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特聘教授,全国公安书协理事,江苏省公安书协副主席,苏州工业园区文联副主席、书协主席,苏州公安美术书法协会会长。现任苏州市公安局园区分局党委委员、独墅湖分局副局长。

  我不是职业书家,没有固定的时间留给书法,只是在警务旁午之际享受书法带来的快乐。拥有整块和大块的创作时间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种奢望,我的作品很多是在边角料式的时间内急就的。长期以来,我也养成了创作前必须临帖的习惯,好让烦乱的心绪慢慢安静下来。所以我把工作室设在离单位不远的地方,开车5分钟就到,万一有必须的、突击的书法活动,然后又没有太缠身的工作时,假公济私溜出来也比较方便。

  我工作的苏州工业园区,是已成立20年的国家级开发区,综合发展指数位居国家级开发区第二位,连续多年被评为中国城市最具竞争力开发区。虽然环境好、条件优,但节奏快、压力大,我们常说的六加一、白加黑,指星期六保证不休息,星期天休息不保证,工作要争第一,创唯一。平时感觉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总有做不完的事,以至于养成了说话快、走路快、吃饭快、写字快的习惯。我又是分管警卫工作,一旦有任务,就没有朝九晚五的概念了。所以我平时的书法活动计划得再周全、精准也很容易被随时打乱。在书法家队伍里,大部分人都不是专职的,我非常钦佩和羡慕别人能把工作和书法结合得特别精彩、平衡得特别完美。

 练功

  一直以来,我有记备忘录的习惯,谋事有计划、有打算、早安排,这套办法对我这种记性不太好的人来说不失为一种良策。清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备忘录,然后开始一天紧张有序的工作。中午有午休的习惯,同事们说我天天犯罪,谐音饭醉,其实我感觉中午睡半个小时可以顶晚上两个小时。这是我长期熬夜养成的不良习惯,但这也是我瞬间补充能量的好办法,为的是把足够的精力留给晚上,因为只有晚间才是我研读、创作的黄金时段。有人说晚上11点后睡觉是不要脸,12点后睡觉是不要命,我可真是既不要脸又不要命。不少人还调侃我长相年轻,这也许是上帝的恩泽,表象而已,其实身体机能、精力同样无法抗拒岁月残酷的侵蚀,我混乱而又无序的生活方式也正是养生的大忌。但只能面对现实,大量的创作多是在晚上完成,有时星期天偶尔有休息,但电话不断,只能看看书,临临帖,无法真正进入创作状态。虽然工作忙,书法上的活动又多,但感觉还是很充实。有时候我也想,也许我就应该在这种状态下才能整点像样的东西出来。

  书法和个人的性格、修为等有关系,但也绝对和个人的生存环境有关系,包括工作环境、生活环境、自然环境。环境会影响心情,心情会影响书法,但不一定好的环境、好的心情才能写出好的书法,有时正好相反。王羲之在天朗气清、风和日丽时,写下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苏东坡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悲愤交加、惆怅孤独却也写下了《黄州寒食诗帖》。一前一后,两种迥异的心境,都写下了震烁古今的恢弘绝唱。

与同事一起商讨案情

  所以不管处于什么时段、什么环境、什么心情都应尝试着创作作品,说不定某个时段在某个环境下隐藏在你内心深处的生命潜能被唤醒,与你的精神情感汇集交织在一起,碰撞出灿烂的智慧火花。当工作、事务千头万绪,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就索性抓起毛笔,思飘云物外,心绪任飞扬,反而偶尔会有不期然而然的超越平凡的灵光乍现,但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天助神会毕竟难得。近年来体力、精力退变严重,所以也在慢慢修正有害健康的行为举止和生活习惯,开始关注来自身体内部发出的影响健康的警示信号,不给自己增添更多的负担和压力,不拼命,不玩命,除实在无法调控的活动和必要的常规工作(如值班)之外,很少熬夜了,因为晚上12点后阴气渐升,是鬼上班的时间了,我不想与鬼共舞,加速生命折旧。

  我是一名警察,时常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和强健的身体素质也是职业的要求,所以平时不管事务再忙、活动再多,也尽量腾出时间做一些有氧运动,如游泳、习武等,虽然不能做到天天坚持,但尽量也能保持一星期3次以上的活动量,锻炼的时间通常放在早晨上班前,所以我一星期有3~4天是7点前起床的。我常说,体能锻炼是健身,耽玩书法是养心,只有内外兼修,才能身心俱佳。

在清华美院授课

在广播电台宣传法制

接受媒体采访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没有固定的时间留给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