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休先生是我国文化界的老艺术家之一

2020-02-08 22:15 来源:未知

  吴休诗书画院院长吴连江: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好。首先我代表主办方、协办方、承办方对大家的光临表示热烈的欢迎。吴休先生是我国文化界的老艺术家之一。吴老从求学开始历经人生的各个阶段,也是我国文化界、书画界发展历程的见证人之一。吴老无论在做事、做人以及诗书画创作上都是坦坦荡荡,大公无私,谦和有礼,是不可多得的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今天我们在这里观摩座谈就是要宣传、学习吴老的奉献精神和艺术创新精神。

  此次活动也是我们吴休诗书画院第一次搞的这种座谈活动。我们也是在摸索,在艺术上如何传承、发展的一种尝试,希望各位畅所欲言,并给我们提出更多的指导意见。让我们把吴休诗书画院的工作做得更好。谢谢大家!

  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党组副书记、山水画家雷正民:首先祝贺这次会议的召开,吴休先生是咱们新中国建立以来,第一批受到正规的艺术教育的一代艺术家。解放之前他在四川美专学过。解放后上的中央美院,毕业以后又去了北京画院做研究生,他经历过这样三段的学习,确实是应该总结。

  吴休先生的中国画,基本风格可以说是借鉴了西方的写实主义、现实主义加上我们传统的艺术特色,同时也有他的个人风格。我觉得他的个人风格,和一般中国画家风格不同。他的基本风格是比较温雅,含蓄的。是非常严谨、非常完整,有儒家的中庸和中和的风格。温而不柔,钢不外露,初看平和,内蕴丰富。他画荷花,跟一般人画荷花不同,一般的荷花就是重笔的渲染那种,就是力是外露的那种,他的荷花的风格是很平淡的,柔和的,我觉得他艺术上有这方面的追求。

  他的艺术风格不是铜锣大鼓,而是丝竹之声,是一种雅的风格。不是山东大汉而是江南文士。他后来一直又是专职画院的专业画家,所以他有一种责任感,要反应我们当代社会,突出主旋律。这也是他的艺术思想贯穿他的画里的一个东西。是代表了我们时代的风格,和他的诗书画修养比较全面是有关系的。通过总结他的东西,对我们大家在艺术上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党组副书记、人物画家李中贵:吴休是我的大师兄,也是我的老朋友,我们是1956年一起考进中央美院,他的人品画品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

  他的画刚才雷老也已经讲了,讲的非常深刻,他的画非常的儒雅,跟他的人品有关系,跟他的修养有关系。我觉得他作为一个艺术家最大的特点就是诗书画三绝,三者相互结合。在这个方面能够很好结合的人并不多,尤其是在美院培养出来的更难。他诗词修养比较高,范曾古文诗词修养不错,吴休同样比较高,范曾呢是意气风发、豪情万丈,吴休是儒雅。他在北京画院算是老教授了,人家老教授协会批准他这个职称就是因为他的修养。我觉得这很重要。当然还有他后天的刻苦学习。他还有一个特点,我觉得也是常人难做到的,他今年已经82了,但是他是终身学习与时俱进的。他玩电脑,玩微博,建个人网站,弄微信,我都不灵,他80多了都玩这些。终身都在学习,这是非常难得的,我应该向他学习。

  美术评论家、版画画家聂昌硕:我看了吴先生的画,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画画的很多,很精,但画面很小,这对现在整个美术界都应该引起重视。现在大画成风,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问题,画不在大,世界上有这么多名着,有几个是非常大的呢?吴先生他的画多精到啊,再说,吴先生这种把素描引到中国画中,很费事的一件事。他造型非常结实,非常雄伟。这是真正的在探索艺术,才会这样认真去画。

  中国美协会员、中国美协插图装祯艺委会委员、中国人物画家刘辉煌:各位前辈大家好,吴老是我敬重的前辈,我在重庆长大,吴老是成都人,我们是同乡。我从四川美院毕业,吴老曾在四川美院的前身四川省艺专上的学,属于同校。有了这层关系,交往起来非常亲切。吴老艺术水平高,成就斐然,又担任美术界重任。他对学生、对后辈、对同行都以诚相待,乐于助人,所以受到大家的欢迎和拥戴。吴老的作品题材鲜明,内容丰富。刻划形象生动朴实。就像一个好朋友讲生动而真实的故事,向你娓娓道来。当年徐悲鸿先生提倡的致广大、尽精微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许多收藏家看重吴老一批小中见大,气势不凡,历史含量丰富的作品正是基于此,在吴老的一批大幅山水创作中,他把大自然的美,以及对普通民众的情感,密切地结合起来。通过别具匠心的构思反映现实生活,歌颂劳动,以及劳动人民的朴实,生动而自然地体现出来了,而且画面很美,让观众在艺术享受中感受我们社会的美好,人们的善良,这也是吴老山水画所流露出的可贵的精神和感人的力量。如《燕山欲梁》《春雪》《山情》《乡情》等作品。

  吴老还是一位著名的诗人,在老一辈的画家中,诗书画三绝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以浪漫主义情怀,画家的眼光赞美祖国的大好河山。又以浓浓的诗情注入画中,如《春雨杏花村》《独立望苍茫》《清凉世界》《雨洗香犹在》等作品,分明是一首首无声的诗。正如中华诗词协会会长孙轶青先生吴休山水诗吟唱会上赞美的:诗中有画画中诗,韵美声清入耳迷。作品《独立望苍茫》中,那位站在山顶亭子边的人,面对浩瀚无边,天宇茫茫的大自然,或许正是诗情迸发之时。许多评论家对吴老以诗入画,以诗情点燃画境,使画面充满了灵气,引入联想赞不绝口。吴老还是一位成就卓着的书法家。尤其是草书,笔走龙蛇,灵动飞扬,大气磅礴。以上是我对吴老的为人,拜读吴老作品的几点感受。我从吴老处受益最多,所以谈起吴老我总是充满感激之情。但我们更应该感激吴老为社会、为艺术、为当代所做出的贡献。更为他年过八旬,仍孜孜不倦,在艺术领域,辛勤耕耘,奖掖后辈的精神所感动,谢谢吴老!

  中国人物画家阿里雷公:各位好,我借此非常难得的一个机会,讲一下对吴先生作品的看法。

  今天我们观摩吴休先生的画,实际上就是吴先生用他的笔,用他的书画来说话。我们有很多的专家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从70年代初,就认识吴休先生,那个时代有很多的名家到郊区去培训、辅导业余作者。

  我不止一次,参加吴先生的画展,每一幅小画,我看每一遍都有不同的感受,这就起到了观摩的作用,他的每一幅画都含有一种心境,他的诗情画意,他的那种人文的情怀,通过笔墨注入到画面之中。这样留下的作品实际上不止是画。举办这次观摩非常重要,我觉得在美术界,我们都应该去研究值得研究的,值得推广的,值得弘扬的尤其是对休先生他们这一代人。

  程华发言:

  2007年9月28日,在何镜涵老师画展学术研讨会上,吴休先生动情地说:何老是我40多年的同事,能见到他在晚年,继续在画坛绽放异彩,向他表示衷心祝贺。何老研究和创造了写意楼阁山水画,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开创了楼阁山水画一代新风,树立了写意楼阁山水画派。吴休先生的肺腑之言,说的研讨会现场各位专家频频点头。吴老为人心怀坦荡,落落大方。吴老为官勤俭清廉,一身正气。在书画圈中口碑极佳。我在何老家中,听到他在议论画院同事时,谈到人品、画风、诗品时,赞扬吴休先生最多。吴休先生是画院中最平易近人的领导之一。吴休先生除了主管业务,在思想、生活上对画家们也很关心。刚才李中贵先生以感恩的心情回忆起吴休先生对他的救命之恩。其实,在另一个方面,我觉得吴老的大爱之心和崇高思想也使他救了不少中青年画家的艺术死亡之命。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在读《吴休美术文集》中小心捧杀一文,很有感触。文中谈到有少数学画的年轻人对中国画传统不甚了解,却高喊什么把中国画送进历史博物馆、全盘西化等荒谬主张。对一些徘徊在迷失了艺术方向的十字路口的青年画家,吴老苦口婆心、谆谆教诲,把他们从行走在危险的艺术死亡之路悬崖边上拽回来。文集中吴老为几十位中青年画家和美院学子写下了充满了无私的爱与鼓励、赞扬和规劝,使他们由此在艺术创作上走上了健康向上的成功之路。吴老的文集写的棒极了。吴老的诗词也称得上是当代旧体诗词的新典范。已故人物画大家黄均先生在《吴休诗词集》的序言中写道:我看了吴休的诗以后,心情很激动,联想很多。他的诗极富时代感,与那些墨守陈规、无病呻吟的旧体诗截然不同。黄均先生的话一语中的。我觉得吴老那富有现代感的诗,和他那笔走龙蛇的书法,再加上那纵横挥洒的画作,以及他那颗炽热的热爱祖国和人民的心,成全了吴老今天取得的辉煌成就。要说的话真是太多太多了,不再占大家的时间啦。最后我再说几句。吴老已经82岁高龄。可是老人家仍然不肯停歇,仍然与时俱进,紧紧跟随时代潮流上网、发微博、发微信,这一点不输给年青人。课徒、写生、采风,传递正能量,不落后于现代社会。吴老还有鲜为人知的另一面吟诗唱曲。在吴休诗书画院举办的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诗词演唱会上,吴老气足神完地吟唱了毛泽东诗词。当时真是震惊四座,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吴老活到老,学到老,奋斗到老。两年内,吴老4次举办了绘画、书法、诗词等展览。在展览期间又连续出版了画集、诗集、文集。这在当代书画界堪称奇迹。吴老的拼搏精神是留给后学的永远立于不败的法宝。吴老为他人作嫁衣裳、甘做人梯的奉献精神,永远激励着莘莘学子把中国的国粹艺术发扬光大。吴老的牺牲精神不愧为共产党员的称号,是我们实现伟大中国梦、传递正能量的楷模。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山水画家付家宝:很多画家的名利心都是很重的,通过绘画这个敲门砖求得名利,吴休先生不是。吴休先生是真正的一个画家,名利之心对他来说很淡很淡,你通过他的绘画就看出他的心是非常平静的。所以他就能画出那样的作品来,亭台楼阁,园林那种景致画的那么细致,虽然画很小,他画进去了。吴休先生的画我最欣赏。

  吴休先生除了诗书画以外,他的文章也写的非常好。而且他非常注重去培养后人,给年轻人写文章,扶持年轻人,本人也受过他的扶持,在《北京晚报》名家专栏里给我写了一整版评我的文章。吴休先生身上有很多长处,他为人正气,心态平和,对艺术的虔诚都是值得我学习的。谢谢!

  中国美协会员、北京画院画家、中国花鸟画家杨瑞芬:吴老退休之后淡泊名利,潜心创作出一些精品。尤其突出的是那些表现水的题材,如山泉、瀑布等作品细致精微。可以看出吴老对自然界的观察非常深入,富于诗意又充分写实,既严谨也饱含浓郁的情感。《泉声》这幅画我很喜欢,墨线变化丰富,节奏感很好,流淌的清水缓急有韵,好似一首诗词美句,又如一曲悠扬琴乐,这种灵动优美打动了我。所谓生命永无止境,川流不息,也在这幅画中体现出来了。

  中国山水画家、北京画院画家刘德舟:吴休先生的山水画具有崭新的风格面貌。他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崇尚徐悲鸿先生主张的现实主义、写实主义的创作方向,吴休先生以悲鸿、可染先生为榜样,道法自然,在现实中,自然中体验,感悟,寻求美,发现美,经过多年刻苦努力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创作方法与特色。虽然创作方向与二位先贤一致。则方法不同。吴休先生不赞同笔笔皆有出处以某种固定的用笔模式为标准而排斥其他。主张:笔墨应遵重美的客观规律,并非要遵循某种现存的具体模式。他的大作气势磅礴。笔苍墨润。表现了祖国山川高昂浑魄的精神。《苏》《龙门涧》《生生不息》《幽怀谁与共》等,吴先生注意观察阳光影射山石,水光山色的光采美色,并夸张地表现了这些景观,在他的作品中基本不露线的痕迹。我们看黄宾虹的作品。优势是用有节奏的线组织表现山的浑厚,吴先生则是用有节奏的面来塑造山势。以不同层次的面反复叠加。也是一种摸糊的线,这种表现方法使观者感到神秘深远的意境。这是他的作品特色重要的地方。以这种方法的表现,同先贤作品同样表现了山川沉稳厚重。水之深静雅润的气韵。

  蒋兆和先生的人物画是以素描为基础,深入充分地表现,改良了充实了发展了人物画,影响极大,这是尽精微致广大,改良中国人物画十分重要的旗帜。吴休先生则在中国山水画的这一领域中,避开传统程式化继承模式,采取同蒋兆和同样的创作思想,去攻取山水画创作的高峰,深入探索这一领域,创作出一批精微,深入,浑厚的作品,我认为这些作品值得研究发展,会对中国山水画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吴休:我就说一点,咱们这个学术研讨会,意义不在我身上,主要是针对现在美术界的缺少学术研究,缺少批评这样一种风气。主要是要它的学术性,因为现在都在谈市场,谈哪个画家出名了,哪个画家又拍了多少钱,咱们今天没有谈这个,就谈艺术。我觉得,这是难得的。吴休诗书画院领导们的高明之处,就是有这个眼光,有这个社会责任感,才会想出这么一个题目,当然也要感谢咱们院外的人集思广益,搞了这么一个活动。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但是不要太夸张,我在有生之年还要继续努力。

  吴休诗书画院院长吴连江: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好:

  前面几位艺术家对吴老的经历、工作,诗书画都做了认真广泛的研讨和精采评论。在这里作为一个诗词爱好者,我谈一谈拜读吴老诗词集的一点体会。

  吴休诗词集共收录了吴老335首诗词。这些诗词概括了吴老生活、工作、绘画、书法以及游历大江南北、世界各地的所见所闻,对人生的感悟,对人民的忠诚,对党的热爱,对祖国山河的赞美。同时又抒发了吴老对家人、对生活情感的珍重与真诚。

  他有儿女情长,孝敬父母的诗句:夜来梦里见,慈母立床前惊呼促我醒,四顾竟茫然。他有父子情深,牵挂孩子的诗句:恨无双飞翅,倏尔莅儿前若得枯苗苏,苦累也心甘。

  吴老二十几年前到台湾写了一首七绝,题目是《台北野柳岬雨中遐想》。很巧,我们上个月一同到台湾野柳地质公园。最著名的女王头岩石前,那只是一座突起的岩石,高约5米左右,头像的形状不太规则。观看必须有一定的角度和距离才行,选择一个最佳位置远远端详。果然一位侧面美女,头戴皇冠,长颈裸背,面容十分秀丽。额头、眼睛、鼻梁、嘴巴匀称而清晰,从她那微微高昂的头颅和她直视前方的神态推断,她决不是普通民女,确实像一位神韵、形态俱佳、优雅、庄重又高贵的王后或女王。此时,环顾一望无际的大海。看着怪石嶙峋的海边,天空黑云密布,海风夹着小雨吹到脸颊,雨中观之情景多了几分凄凉和荒寂,触景生情,令人神伤。正是吴老的所作:野柳滩头望眼茫,涛声带雨倍凄怆,石人游子同垂泪,如诉乡思泣断肠。有了台湾亲历之行。才更加了解吴老此诗当时的心境和情思。

  我与吴老的相识,也是从诗词开始的。也许吴老已经不记得了。那是2011年9月24日,我参加朋友组织的一次笔会。吴老就在其中。我看到吴老正在写书法,就走到旁边,仔细认真的观摩学习:风雨践荷塘,雷鸣电闪狂。飘零花叶乱,蓓蕾却轩昂。我轻声念叨着,不料其中一个字我念的不对,吴老回头看了看我,然后将正确的念给我听,纠正了我的错误,我又重新念了一遍,吴老笑着点了点头。吴老和蔼可亲的态度给了我非常深刻的印像。就是这样一位慈祥可敬的老先生写出的这首五言绝句《风雨荷塘》,诗与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风雨践荷塘,雷鸣电闪狂。飘零花叶乱,蓓蕾却轩昂!近其人,读其诗,现其景,画面就像一段真实的影视片段

  夏天到了,碧波荡漾,鸟儿在飞翔,蝴蝶在舞动,蜻蜓在上下轻飞,池塘里的荷花开了,有的花瓣全都张开了,像那灿烂的笑脸,大大方方的向人们打着招呼。有的只露出尖尖的头,还是花骨朵。圆圆的荷叶,大大小小、层层叠叠的铺满了静静的池塘。微风吹过,阵阵沁人心脾的芳香迎面扑来,让人神清气爽。

  忽然,大风起兮,黑云飞扬,山雨突来风满天,暴风骤雨,风雨交加,滂沱而泻,践踏、蹂躏、摧残着刚刚还是风和日丽、景色宜人的荷塘。闪电、惊雷相伴着从天空冲向地面,冲向荷塘,道道白光,闪烁轰鸣着要将天空撕裂,要将大地劈开,要将池塘美景毁灭!池塘的水面沸腾了,荷叶被大风大雨吹开了,吹翻了,吹坏了!盛开的荷花被大风大雨打裂了,打掉了,打的花瓣四分五裂,不情愿的各自离散,花坠落了,叶子乱了,一切都那么不堪一击!

  然而,你仔细看一看,看那狂风暴雨中的刚刚露出尖尖的头,还是花骨朵的蓓蕾,却屹立在这让人惊恐的急风暴雨之中,屹立在凋零破碎的荷塘残叶之间,拒绝风雨的侵略。反而高昂着头、气度不凡地,挺立在这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之中。

  此诗中的一个践字,一个狂字,一个乱字,一个却字,是那么的恰如其分,那么的刚劲有力,那么的惊天动地,那么的抑扬顿挫!

  这就是诗人吴休先生对蓓蕾的赞许,这就是一位八旬有余的诗人吴休先生博大胸怀的精神所在!

  这就是我拜读吴休先生诗词的一点感悟。

  谢谢!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吴休先生是我国文化界的老艺术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