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兄开始肆意于花鸟

2020-02-05 18:40 来源:未知

  建国兄是一个艺术阅历非常丰富的艺术家,版画、油画、中国画各色艺术都曾有过广泛的涉猎,而且色色皆有不俗的表现。近年来,似乎有感于中国画水墨表现的直接性以及其间深刻的寄寓,建国兄开始肆意于花鸟,并竭力想从花鸟中寻找自己心性的出口。就我所知道的建国为人、情性的特点,这种肆意可谓是厚积而薄发。

  建国兄的花鸟注重淡雅的意绪的传递,那些花草、飞鸟的造型不求过于繁复的描绘,意到而止,简洁明快之中蕴涵着他对于绘画造型的用心取舍和巧妙的融通。这与他的使墨用笔形成了非常和谐的一致。看建国兄的作品总是那么的随心所欲、无拘无束,渴笔劲扫的尽兴、淡墨渲染的泼洒,始终是在一种非常轻松的状态下、似乎是不经意之中就能巧妙地展现出来。确是对绘画、对人生有着深刻体悟之后的一种适意的遣兴。

  正是强调遣兴的意韵使建国兄的作品充满了冷逸寂然的诗的气氛,在这种诗的气氛中,欣赏者往往会非常自然地忘记了绘画的绘制过程,忘记了建国兄对于语言的挑剔和锤炼。我想,欣赏者之所以能够在内心中产生这种感受,它与建国兄有感而发的创作态度有关。众所周知,在绘画中,欣赏的程序有时正好是对绘制程序的反溯,在绘画程序中没有的东西绝无可能被欣赏者所感知,除非这个欣赏者是个彻底的外行。但是,人们也许会问,建国兄有感而发的是什么?我想,其间的内容当是非常丰富的。它可能是心灵的某时某刻的一种冲动,也可能是一种诗意的寄托,更可能是一种与人生相联系的个人心灵状态。建国兄是个有着非常丰富艺术创作经验的人,在版画、油画等等各色画种都折腾过许多年之后,猛然投身于水墨之中,我猜测,恰恰应当是看中了水墨表现与心灵一瞬的契合。水墨落笔时那种当下即是、不可更改的瞬间不就是心灵之一瞥的再现吗?因而,水墨表现的内在性与人的内心世界之间的对接也就是建国兄的作品之所以感动人、吸引人的所在。那些或浓、或淡、或虚、或实的点染,那些迅捷飞动的笔线,等等所渲染的意境在虚淡、清冷之中静静地飞逸、奔走着,低扬而婉转,幽静而急促,似乎在寻找些什么,又似乎在诉说着什么,这难道不是绘画所欲达到的一个最重要的目的吗?古人讲静能纳万有,意思是说,因为有来自内心沉静的低吟的需求,在沉静之中所有的飞动、急促也就成为此中的一种象征、一种生命存在的征候。

  因而,建国兄的作品固然以寂然而清的面目出现,但在这一大的风格之下,仍然使人能够感受到一颗声声不息跳动的心灵以及那些跳动的片刻与永恒。在我看来,这即是天籁的声音和回响,也是生命自然所本应具备的感动。

  2006年5月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建国兄开始肆意于花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