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写生就是他创作的第一现场

2020-02-03 20:54 来源:未知

  著名画家郭宁,七年间五次赴欧洲参访、写生,艺术之旅开拓了眼界,引发了思考,一路上也创作了大量风景题材油画、水彩画,其中《多彩的港口》等作品还在全国美展中获奖。郭宁精心挑选了一批欧行写生作品,将在国庆节期间展出,画展的名称就叫《远方的风景》

  了解画家,最好的方式是去他的画室。画室是画家创作的第一现场,分门别类的画框,色彩斑驳的地板,随意翻阅的书籍,加上油画颜料的味道,一墙永不落幕的展览,画家的喜好与个性一览无余。有的画室,收拾得如同展厅精致,连什么地方摆个花草,什么地方安放一座书橱,都经过慎密的艺术思维。而郭宁不是这样,他的画室最大的特色也许是空间的大,足足有两百平方米,在大堆大堆的画框之中,几件在市场上不一定值钱的古董反而更加显眼。那是他外出写生时在野外、路边捡来的宝贝,有的应是古代大型生物的骨骼化石,重达数百斤;有的则是废弃的老家具的构件,长的足有两三米。生活中并不缺少美,对艺术家而言,重要是拥有一双发现美的慧眼。郭宁也不是时时刻刻蹲在画布前点彩挥毫,他常常坐在窗前,泡一壶铁观音,一个人品尝着,回味着。背后墙上悬挂的是他的欧洲写生作品,他的眼光习惯聚焦于落地窗外的竹丛,或者竹丛外的辽阔天空,任让思绪自由飞翔,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户外写生才是他创作的第一现场

  到室外去写生,是美术最重要的基本功之一。早在19世纪三四十年代,巴比松画派就力求在作品中表达出画家对自然的真诚感受,以真实的自然风景画创作否定了学院派虚假的历史风景画程式。不过直到今天,许多画家的风景画,仍是在画室中对着照片画出来的。在郭宁心中,户外写生就是他创作的第一现场。我在户外捕捉大自然景物给我最强烈最有印象的东西,并迅速以写来表达这份情感。我努力培养这种写的感怀与逸兴,即使在创作大幅主题性作品时,也是以一种写生状态进行创作的,力求画面一气呵成,传达出笔随心运的感情,以写把自已的性情、感怀尽可能淋漓尽致地表达。郭宁说。

  郭宁对写生的热爱简直到了成癖的地步,如果找出其因,还要从12岁那年说起。那时的他,不经意中翻到父亲尘封多年的油画箱,一下子被丰富的色彩迷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他撕了两张白纸,提着画笔颜料走出家门,对准机电厂的烟窗与附近的龙眼林涂抹起来。画作质量可想而知,但初生牛犊的冲劲,一直保持了下来。念中学时,就已画遍了泉州旧城的大街小巷。1978年考上了福建师大艺术系,母亲陪他搭着长途汽车一路颠簸到了福州,在台江找了家旅社安顿,等候第二天的入学报到,令母亲想不到的是,刚刚办完入住手续,人生地不熟的郭宁放下行李就跑到闽江边写生去了。第一个暑假,班里的同学大多打起铺盖回家了,他却打起小算盘,与三两同学结伴上了平潭岛,写信告诉父母说是有个写生的任务暂时无法回家,结果一去就是整个暑假。写生,渐渐成为他日常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上世纪80年代初,国际石油大亨哈默收藏的世界名画在北京展出引起轰动,那时国门开放伊始,西方油画真容难得一见。在拥挤的参观人流中,就有来自福建的大学二年级学生郭宁。凡高,毕沙罗,莫奈,柯罗,康定斯坦,印象派,表现主义,伦敦港口的迷雾,丹枫白露的树影,高原上成片的向日葵、田野里耕作的农夫。第一次与大师原作面对面,他发觉心跳加剧眼球发亮,也明白什么叫如饥似渴,什么是不朽的风景。返程的火车票是省不了的,为了省下一张下午再次入场的门票,他忍住饥饿一整天呆在展览馆里看画,还自我调侃,说是秀色可餐。有一年夏天,他与同班的一位同学到南日岛海边写生,画着画着竟不知潮水上涨,困在岛礁上,衣服也被海水打湿了,索性光着身子晾晒衣服,饿着肚子继续写生,等到晚上十时潮水退却才回到住地。郭宁感慨:只有在天地之间写生,思绪才能无限打开,并且收放自如,放松自己,也找回自己。

用艺术朝圣的心情行走欧洲

  以前看到的所谓名画,都是质量低劣的印刷品,相比之下,终于知道原作真画的震撼力。从此有了个愿望,一定要去一次欧洲,踏寻大师的足迹。机会到了2005年才得以实现。北京组织了一次赴欧艺术之旅,他早早地报了名,不过人一多参观点就杂了,罗浮宫只安排了半天。半天下来,郭宁才看完一个馆,在导游一再催促下,他一步一回头,很不情愿地走了出来。当时眼里真的含着泪花,我在心里喊着,我一定还要来罗浮宫的。

  后来他又与导游力争,坚持要离队去参观奥赛美术馆,那里收藏有印象派最重要的经典之作。尤如神助,当晚,讲不出一句完整法语的他竟然凭着地图的方位出入地铁辗转巴士,摸黑找到远在市郊的酒店住处。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年后,中国美协首次公开选择赴法访学交流的中青年画家,名额只有两位,郭宁名列其中。在巴黎的三个月时间内,他一次次进入罗浮宫,反复阅读那些稀世珍品,不断回味大师的构图笔法,时间竟达15天之久,对一个中国画家而言,这无异赴了一次艺术的饕餮之宴。沉甸甸的收获不只停留在罗浮宫,不会外语的他,用许多碰壁的故事甚至出丑的笑话软化了一路的紧张与艰辛,顺利完成了到欧洲各大博物馆美术馆的艺术朝圣之旅,其中包括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巴塞罗纳毕加索博物馆、米罗美术馆、现代艺术馆,比利时皇家美术馆、安特卫普鲁本斯故居美术馆、荷兰凡高美术馆,德国柏林国家博物馆和当代艺术馆、慕尼黑新美术馆和旧美术馆等著名美术场馆。

  几十个展馆分布在不同国家不同城市,路程加上参观,平均每日要行走二三十公里,其间,适逢第52届意大利威尼斯当代艺术双年展与第11届德国卡塞尔艺术文献展开幕,机会难得,也要赶去一饱眼福。最后,发出强烈抗议的是痛得举步维艰的双腿,满脚的水泡,还有那双穿透了底的运动鞋。

写是一种心情更是一种功夫

  对于擅长油画与水彩创作的郭宁,欧洲艺术之旅是一次迟来的补课,也让他更加坚定了写生即创作的艺术选择。油画与水彩都是西画,剖析其发展历程可以清楚自身作品的欠缺与努力的方向。经过现实主义创作的顶峰后,西方绘画对点、线、色彩元素的研究更加深入,如凡高作品饱满的颜色中蕴含着强烈的内心激情,塞尚对绘画形式构成的极度重视,德国表现主义绘画对主观情感与自我感受的强调,都影响着世界美术的走向。借鉴印象派之后现代主义之前的西画种种探索成果,对于提升现阶段中国美术的本体语言表达能力极富参考价值。立足本土,从中西方艺术的对比中,发现自身优势,找回文化自信,走出民族特色的艺术之路,才是一个中国画家的时代责任,这也是郭宁一次次西游的目的所在。

  欧洲绘画大师们对色彩与造型精准的把握能力,可望而不可及,但郭宁一点也不懊丧,他认为色彩表现的深刻在于思想,而意境表达是中国画的强项。中国画讲究布局灵动、主次呼应、意境深远、空间留白、画外有音,特别是宋代以后,写意绘画成了主流,体现出东方审美的区域文化特征。郭宁长年潜沉于中国文化背景之下 ,写意是其最娴熟的创作手法。越画到后边,写的感觉就越强,原来塑造的绘画方式跟自己的心性已不合了,这也许是自己特别热爱中国写意艺术的缘故。写是一种心情,一种态度,更是一种功夫。为了找寻自己的绘画语言,我想通过参悟中国书法用笔和水墨气韵的方式,来实现提高对油画的写意表现能力。言有尽而意无穷,说中一物即不是。在水彩画中,他对描绘对象的偶发性与笔墨运用的瞬间性的处理尤其出彩。把画室搬到旷野田间,风云过眼而去,创作就在现场,他的作品自然成了一幅幅不可复制的唯一。

  也许正是这种东西方的融合与区别,他获得了业界与市场的双重认可。2007年他在法国国际艺术城举办写生展时,艺术城名誉主席布鲁诺夫人、执行主席西德尼*贝詹勒亲临剪彩并致辞,当地多家媒体均以较大篇幅专题报道了展览情况。2009年当他再次来到法国举办画展时,观众们饶有兴致地围成一圈观看他的现场写生,不时有自发的掌声响了起来,翻译告诉他,观众说他的画像中国医术和武术一样神奇。

他的作品让人看到生命的热情

  国际艺术城写生展的50幅作品,给一位来自法国马赛的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郭宁回国后不久,这位法国友人利用出差中国的机会找到了他,向他介绍了法国南部山海胜迹与旖旎景色,盛情邀请他前去写生办展。2009年,郭宁应普罗旺斯卡西斯市政厅、旅游局的邀请,奔赴法国南部采风,并以嘉宾评委身份出席当地的蓝色主题艺术展。按他的话说,此行意外地发现了一个欧洲的泉州。红砖红瓦,白石墙体,翠绿的树,蔚蓝的海,金色的沙滩,起伏的丘陵,地形与气候,村镇与建筑,和泉州地理元素极为相似,有的地方则与鼓浪屿景观几无二致。大自然的美景,陌生中的亲切,带给他即兴创作的冲动,心随景走,情景交融,瞬间的灵感,妙不可言;意外的效果,妙笔生花。法国观众说他的画神奇,他自己也不愿在画室中对着照片创作,答案就在这里。

  普罗旺斯是现代绘画之父塞尚的故乡,郭宁的足迹一遍遍印在卡西斯、吉姆劳斯小镇的街头巷尾。带着崇敬之情,他花了三天时间,终于找到了大师当年创作艾克斯*圣维克多山风景画的那个位置。他早已设想要在塞尚当年作画的地方,用大师所取的视角也画上一张,留下一份特殊的欧行纪念。想起来很美,不料打开画箱时一下子傻了眼,他发现出门时匆忙,油画笔没有放进去了。这个遗憾,直到去年再访法国时才得到补偿。

  翻开画室书架上一大叠厚重的画册,郭宁的作品屡屡出现于全国性美术年鉴、选集、得奖作品集中。在2011年《第二届(杭州)国际优秀水彩画家提名展》画册中,入选了郭宁《五月的水乡》《乌镇一隅》等五幅风景水彩作品;2012年《中国当代七位著名水彩画家写生作品选》,郭宁的作品达28幅之多;而2013年《当代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力的30位油画家》中,也收入郭宁的16幅风景油画。他用画笔展现的,既有崇武渔港、安溪茶乡、罗溪山村、闽南海岸,也有欧洲小镇、巴黎街景、地中海风情。

  风景是人与自然关系的一个表征,优秀的风景画中,尽管画面只有景物,我们却能感觉到人的存在与生活的气息,萌发出对自然的讴歌、对现实的拷问、对未来的向往,这也许就是作品的时代价值。 2009年第二届中国油画写生作品展,参赛作品超过5000件,仅15件得奖,其中就有郭宁的《多彩的港口》,这也是福建省唯一获奖的作品。

  《多彩的港口》是郭宁2007年在马赛的现场写生,画的是古港的游艇,用笔简约,虚实结合,既有欧洲印象派的明快跳跃,又有东方美术的如梦如幻。郭宁回忆说:其实现场景象要复杂得多,我用取舍方式写意手法,突出前景的游艇,虚掉后面的建筑,使画面景物、色彩、线条整合为一体。

  除了《多彩的港口》,郭宁的水彩画《闽海清风》、《廊桥之梦》,油画《金色家园》等风景题材作品均入选或得奖于全国性画展。郭宁大学时主修的是油画,而一直坚持画水彩,外出写生总比别人多备了一套画具,他把油画当作交响乐,把水彩比作轻音乐,融会贯通,优势互补,双栖并举。他的油画与水彩曾于1984年同时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成为当时最年轻的中国美协会员。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对郭宁的作品给予这样的评价:郭宁在油画和水彩两个领域同时专攻,是国内美术界少有的两栖画家,更重要的是他坚持了自己的艺术观念,即通过走向自然、贴近自然、感受自然,到表现自然。他身上有闽南人的豪爽,有对艺术的激情,在油画创作上,特别对于画面构成、色彩表现张力及色调等形式语言进行了深入的探索。他的油画呈现出一种饱满热情,同时也是充分发挥艺术表现力的一种艺术风格抒情风格。而他的水彩画则一直是以非常突出的个性、非常高的质量,体现了水彩画的当代追求,为水彩画的当代发展作出了特别重要的贡献。这些年来,他坚持自己的艺术观念,走的是从写生到创作的道路,他的作品总是光彩熠熠,让人看到大自然的蓬勃生机和生命的热情。

  采访郭宁时,他正要打点行装出差。这一趟不是出去写生,而是关于中国作品参加2013卢浮宫CARROUSE国际美术展(中国赛区)的选拔活动。10月30日,他将以国际美展亚洲区评委的身份出席在巴黎的开幕式上。

2013年9月27日《泉州晚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户外写生就是他创作的第一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