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求父亲给他找位素描老师

2020-01-25 06:34 来源:未知

  1959年,古城西安,王海力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他父亲是某局干部,我是个医务工作者,还有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姐姐,家住红阜街的一幢老宅,四合院,有很多的木格浮雕,山水人物,四季花草,他时常看的发呆,什么都爱思考,在这儿有着传统文化的环境,那时他就有一个艺术的梦想。特别在绘画方面,无不体现出天定命运的灵性,或许传承了他祖母民间艺人的基因。爱唱,爱跳,爱画。他第一幅画作,是在幼儿园。老师要求小朋友画画,优秀的可以贴在墙上表扬。王海力想起老师讲毛主席教导我们的;帝国主义是纸老虎。他灵机一动,画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大老虎,被解放军战士手持刺刀枪,刺进它的心脏。这张画贴在墙上展览并受到了极大的夸奖。那时,五岁的他有如此丰富的想象力,表现在画画上的智慧和天赋,在他后来的表现中得到了体现。富有想象力,画肖像画、人物画时,都善于捕捉对象的体貌特征,能画出人内心世界,使画像显得栩栩如生,形神兼备。

  他是一个知行合一的人。上世纪60年代初期的艰难岁月,每个中国人都经历着沉重的压力---三年自然灾害,,苏修索债、美帝围堵,不但没有击垮中华民族,而我们中国人克服重重困难,大干社会主义。父母无暇照顾孩子,哺乳室、托儿所、幼儿园度过了他幼年成长的时期。记得那时孩子整天都是个饿,牛奶顾不上热熟,哭闹着要喝。掉在桌子上的馍花也会用手指蘸着吃光。他小时候总的来说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孩子,去幼儿园从没有哭闹过。给妈妈常常讲故事听,或是讲幼儿园的趣事,问题也多多。如;骑自行车为什么不会倒?为什么会有白天黑夜、为什么会有一年四季?为什么会刮风下雨、打雷闪电等等。有一个星期日的下午,我用自行车推着他回到幼儿园,他突然的问道:妈妈你为什么不骑车呢?我笑着回答说:警察叔叔不许骑自行车载人,这是为了安全。这时天已漆黑,迎面有俩个人推着自行车走过来了。他立即反问道:这两位叔叔没有载人,为什么也推着车走啊?这一问真把我逗乐了,我回答说现在天已黑了,没有自行车灯,警察叔叔也不让骑,这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他马上又问:用手电筒可以吗?我回答可以,又问蜡烛可以吗?煤油灯可以吗?我玩的灯笼可以吗?举个火把可以吗?一连串的可以吗?我告诉他,凡是可以照亮的的灯都可以,比较起来自行车灯更好用,不易熄灭,还可以挂在车上,是最方便实用的。他哦了一声,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那时我发现,他才4岁,小小的年纪竟然有此思考问题和观察事物的能力,将来一定会有出息。这一点在我有一次代他出去购物时也得到了验证。我们走在马路上,路边的白铁铺里发出了叮叮铛铛的敲击声,他就站着不走了,在那仔仔细细的看,便问道:妈妈,这是在干什么?我告诉他这是在补锅他马上联想到,说:咱家的铁桶坏了能这样补吗?我的玩具箱坏了也能这样补吗?我告诉他生铁锅不能这样补,只有铁皮锅、铁皮桶、和你的铁盒玩具箱可以这样补的,道理你长大就明白了,他说:我要学着自己补。我鼓励他你长大了去学吧!在后来,他心灵手巧,手工、修理、制作都非常好。我们邻居有一位艺人,画炭精像时,常用放大尺画像,他最爱看人家画像,有老人像,也有年轻人的像。最后我也给他买了一个放大尺,他经常也用它来画画。后来,我告诉他九宫格放画的原理,他知道了这是按比例放大。后来学素描,对初学者学画,按原大画比较容易些。他说就是从这儿悟出的道理。

  1966年,他7岁,该上小学了,时逢文化大革命开始,中学停课闹革命,小学也受到波及。当时响应毛主席的6.26指示,我下乡巡回医疗,他的父亲又上班,孩子没人管,实在是狼狈,孩子们整天在院子里疯玩。好在王海力迷上了小人书,几角钱在书摊上可以租4-5本小人书,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小人书和字典成了他的好朋友,看懂了就讲给其他的小朋友听,讲故事和听故事也成了他们游戏玩耍的一道风景,后来他又迷上了小人书上的图画,开始学着描画起来,画了很多很多,如诗人《白居易》和《杜甫》,医圣《李时珍》,还有宝成铁路开通,《飞越秦岭山》和《风月下山虎》,画了通过学工劳动《朱光军同学的转变》连环画这些画都在小学画展上展出,那时他才10-12岁,已显示出他对绘画的热爱和天赋。

  1972年,文革接近尾声,他也升入中学,此时教学秩序基本恢复,他淳朴善良,学习踏实刻苦,又爱画画,于是当了班长、团支部书记、团委委员,主办墙报。此时感到绘画技巧不足,想到投师问路。他时常到戏曲研究院绘画大师蔡鹤丁家,看大师作画,若有所思。他要求父亲给他找位素描老师,父亲也意识到应帮帮孩子,就请了位知名画家马从道先生做他的启蒙老师,马老师和蔼可亲,教学严谨,一丝不苟,在老师的谆谆教导下,他走上了正规的学画之路,从素描学起,先学画静物,再画石膏像,然后画人物肖像,他顺着老师的教导方向,刻苦的学习,对老师指出的问题、毛病、错误,他都一一牢记心中,回家后认真思考,反复琢磨,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画,直到满意为止。在两年中,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常常废寝忘食,直到深更半夜,和衣而眠。也许是一种精神,故此他进步很快,画了三张素描静物就达到了真实的标准。画的第一副石膏像就造型准确,有立体感,后来,他画的石膏素描极为扎实,受到老师的夸奖,常常说他突飞猛进。他不骄不傲虚心学习,尊敬老师,博得老师的厚爱,对他倍加器重。绘画的图书和资料买不到,老师把自己的书拿给他看,他如获至宝,如饥似渴、夜以继日的读书学习。他也重视理论的培养,学习了古代画论的外师造化,终得心源,师法自然的道理。不以物喜,不以己卑的气质。读的书有《西方伦理学》、《辩证法》、《心理学》,学习儒家思想的核心就是推己及人,做事中庸的品格,并且运用到绘画当中。颜文良编著的《绘画用透视学》,美国伯利曼的《艺用人体解剖学》等他太喜爱书了,买不到的书怎么办,就下决心抄书,两年的时间里,不知用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手抄了《绘画用透视学》和《艺用人体解剖学》,插图也是一边学一边画。至今这手抄本作为纪念还保存着。读书使他受益匪浅,大大的提高了他的理论水平和造型基础。他没有辜负老师的厚望。终于1977年,恢复高考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实现了他一生从事美术事业的梦想,更是对他恩师的最大回报,恩师欣慰的笑了,恩师不但教他画画,还教他做人,要求他好好的做事,好好做人,他永远爱他的恩师,恩师身体欠佳,常年有病,于1987年1月病故。那天他正在考研的考场里,没能见到恩师最后一面,站在恩师的遗像前,眼泪夺眶而出,默默的高举着恩师这盏永不熄灭的灯,在他的教师生涯中去照亮所有追求成功的绘画爱好者,在绘画的事业当中取得了相当的艺术业绩,以祭慰恩师的在天之灵。

2014年6月28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他要求父亲给他找位素描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