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旋转楼梯与气韵生动的基因律

2020-01-21 00:13 来源:未知

  一、旋转楼梯与气韵生动的基因律

  2004年夏,孙宏涛特意在布告栏上展示了他的国画新作,把一幅完整的山水画分割解体,看来他对从附中到学院已经学到的写实、抽象及国画的基础之上要寻找新的艺术天地。他看到我画的山水画《山魂涌动》时,颇有共鸣,当时我正在以气韵生动的基因律作为探针,研究中国画生命形态艺术论,我俩相伴去临潼写生。住在煤矿疗养院,晚饭后散步时,看到一幢楼外有旋转楼梯,本想登高一望,但是当我们踏上楼梯时,忽然想到这不就是基因的双螺旋结构的模型吗,两个扶手旋转而上就是时间的流动,脚下台阶就是空间的平衡,从整体上看更是和谐的有机体,我们步步登高就是在由观念艺术走向生命艺术。气韵基因律1,就是把基董其昌说的气韵生而知之,自然天成,转化为基因传承与基因开启。使观念美学的非确定性转换为基因美学的有机结构、自然生发功能、自我调控机制的确定性。

  二、写生作品中的基因钟

  2010年,宏涛从贾又福工作室获得硕士,成为西安画院具有独特风格的画家,在王西京院长主持下成立了意象研究工作室,合作进行意象生命美学的著作,宏涛表示我要用画面作品来实践意象生命美学。眼前的画册就是阶段性的成果。

  两个小本,名曰[云梦大泽]作品/写生。写生就是写生活,但宏涛的画面对生活的解读是写活动的生命,之所以大小合并一册,因为小本是原大的直觉现场写生,就是原汁原味的写活动的生命。每幅画都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绝无重复而且又都是不同状态,呈现着不同的精神世界的情思、梦想,又有时代的潮流动向,这里你看不到纯粹的具象的形成、抽象的构成和传统的某一程式。无法归宗纳派,但画面充分表现生命的张力。

  仅就我目睹过的嵩山书院的将军柏,身躯的下部已经成为一个大空洞,可以坐四位人打牌,上边枝叶稀落,只有两条枝干冲天而起,整体的看已经失去一棵树的完美相貌,但宏涛只取了主干的腰部,在挺胸鼓腹的势态中,左旋右转的青灰色韵味之中,表现了将军柏的气概,笔笔之间的节奏使气韵基因律具体为艺术生命的基因钟,将军柏就是孙宏涛的艺术基因钟塑造的艺术生命之树。

  基因钟,就是能为生物进化记时的分子钟2,科学家已经能够对一珠蛋白质家族的分析,可以绘制出基因生发进化的系统树。孙宏涛正是以微观艺术分子基因钟在直觉中创造了艺术生命之树将军柏。

  三、艺术创作中的灵感基因钟

  在大画册中有另一棵树,宏涛的题词是:梦里的境象,祥和、安宁、平静是心中理想世界。生机勃发是新世界、新生命的展望。这幅画我看过墨稿,是浓墨铺陈的基本形态,想不到完成后是如此丰富、精细、多彩而又活泼、自然、博大,辉煌的境界。这就不只是直觉对象的气韵基因钟的表现,树的躯体已经看不见笔痕墨迹,但正是笔墨设置的底蕴的基础上,层层叠加精细旋动的点和线,其枝干精细密集、聚散变化多端,与将军柏相比,使我们想到了盘古开天的境象,树的周围向四面八方喷射的气息豪放无极,右下角跃动的黄羊群,烘托出生机无限。可以说这是梦中的幻觉意象,也可以说是灵性的心物感应,这些都是灵感学取得的成果。而孙宏涛画中的灵感是基因钟连缀累积随机生发潜意识逻辑和潜意识功能的有机体,也就是非逻辑的自然生发思维与非程式化自我生成技巧的有机体,简言为灵感基因钟,呈现在孙宏涛每一幅创作的过程中,应该是艺术灵感奥秘的揭示3。

  四、关爱生命的生命艺术

  宏涛为汶川地震创作了三幅不同形式,真切、揪心的作品。

  1、人物画《启示》。一个刚从灾难中救出的少年,尘垢仍然遮蔽着原有的音容相貌,而一双睁大的眼睛在诉说:我没有家了,没有学校啦,我怎么办?启示人们对灾区儿童的关爱和支援。

  2、装饰画《表情512》。中间是繁体黑字伍壹贰,红色底面是20位女孩的笑脸照片,个个天真快乐,但我们只能看到这些照片了。他们就是压在预制板下的一排小辫。

  3、山水画《生命的礼赞》。山崩地裂了,裂缝中喷发的火焰这是视觉语言中,对地震灾难的倾诉,但是还有片片绿叶,座座青山在啊,山水仍然会一派青绿的。

  这三幅画都是在看到汶川地震的信息后,激发了他对人的生命,自然的生态关爱深情,激发了创作灵魂,以不同形式的基因钟,谱写了生命的礼赞,记录了这个永恒的瞬间。

  过去我们讲艺术天才,后来讲艺术细胞,在讲艺术基因,这都是时代文化背景和历史潮流决定的。这三种东西在宏涛的画中是三花并聚的。

2012年12月20日


  注:

  [1]论文《气韵生动的基因机制》,作者孙宜生,2002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美术文萃》。

  [2]《生命的视窗》,赖立群等著,1999年复旦大学出版。

  [3]《灵感学引论》,陶伯年、朱亚燕著,1987年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旋转楼梯与气韵生动的基因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