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以司徒乔先生为榜样在艺术的牢狱度过自己的一生

2020-01-20 04:59 来源:未知

  

  对于工笔画,我们大多是因其中的细腻为之动容。在陈湘波的作品中,我们还能感受到细腻的念旧情感与包容大爱。如今他是关山月美术馆馆长,虽有繁杂事务偶尔会打断创作的步伐,但他也因此能够接触到大量优秀的作品,汲取更多营养。他追求由技到道,所谓道的追求,是自己对社会、生活的一种认识,是自己综合素养的一种体现。本期凤凰艺术栏目,尝试在陈湘波的荷花系列作品中,嗅得人间的芬芳。

  

  《听涛》66cm65cm 纸本设色 陈湘波 2003年

  TIPS:陈湘波,曾用名陈正,1994年获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硕士学位。现为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馆长,国家一级美术师,广州美术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协会关山月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工笔画学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常务理事,中国画学会理事、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理事。

  文心忆荷时

  当陈湘波回忆起小时候的理想时,他说自己其实是想做一个作家,到了高中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接触到文革后期当地工厂组织的工人美术创作班,引起了内心对美术创作的冲动,当时大量临摹时下流行的领袖像、工农兵形象的图片,家里也没什么书看,后来看到一本书司徒乔妻子为他写的《未完成的画》,那时候就下决心要画画了,希望以司徒乔先生为榜样在艺术的牢狱度过自己的一生。当时美术学院是单独招生的,他也没参加过全国统考,考了两、三年之后,十九岁那年终于以工人的身份考上了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润物无声》55cm42cm纸本设色陈湘波2000年

  P:在你的学画过程中,哪位老师对你影响最大?

  陈湘波:在我学画画的生涯中,对我有重大影响的有几个人,一是钟增亚老师,他是我在衡阳学画的启蒙老师。第一次在他家看到他收集的两本美术作品剪报,一本为西洋画,一本为中国画,当时就被深深地吸引并留下深刻印象。后来又读到画家司徒乔夫人冯伊湄女士著的《末完成的画》时,更是深受感动。在广州美术学院学习期间,我跟周彦生教授学工笔画,后追随湖南著名工笔画家邹传安先生学习工笔画,至今我和邹传安先生还情同父子,在攻读硕士研究生时导师是陈章绩教授,后因到关山月美术馆工作,我到关山月先生家协助他整理捐献作品的工作,关老艺术创作思想、对待人生的态度对我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P:我看你的荷花系列跟邹传安老师的作品感觉有点像,你是受他影响吗?

  陈湘波:对,是有受他影响。我们小时候在湖南,满地都是荷花,那时经常在荷花池里玩,所以这就与荷花结缘了。跟我小时候成长的记忆也有关系。

  《四季夏至》143cm156cm 纸本设色 陈湘波 1994年

  P:工笔相对写意来说,是否会难一点?为何你喜欢工笔居多?

  陈湘波:这不是难易的问题,是表达的方式问题,写意也是很难的,但是现在越来越多人画工笔画了,工笔画相对写意画来说,实际更容易掌控,但是在中国绘画来看,无论是工笔还是写意,这两者对于主题与思想的追求都是写意的,对诗意的追求,他们只不过是程序、制作的方式不同而已,我觉得是异曲同工吧。

  我画工笔画为主,这与我一路走来的学习背景有关,我们60年代这代人接触传统绘画比较少,最早是接触水彩、素描、速写为主,所以对事物形的把握就容易点,比较少接触写意画。加上大学师从于邹传安老师,对我也有影响。所以就画工笔画多一些。其实在我看来工笔画更有开放性,它可以吸收中西方的传统与现代的东西,有更多可塑造语言。

  P:在你的荷花系列中,有严谨细腻与松弛有度的结合,使得画面有内容,层次丰富,这是你特意营造的节奏感吗?

  陈湘波:是这样的,中国传统绘画一般不怎么画背景,不太追求虚实的变化,追求一种平面的效果,但是现在的工笔画,因为有现代学院式的教育,还有人们对于视觉的追求,所以对于画面的丰富性也有要求,因此我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时就会通过一些主要的细致刻画,还有一些不是主要的,就用比较轻松的没骨、渲染的方法,使得画面的变化比较多,可以形成一种节奏,并满足人们对于视觉审美的不同需求。

  时代的墨镜工笔画

  工笔画发展至今,它已超越了固有的传统,如陈湘波所说工笔画更有开放性,它可以吸收中西方的传统与现代的东西,有更多可塑造语言。而一幅好的工笔画,更能够成为现代人面貌的一面艺术镜子。

  《虎虎生威》68cm68cm 纸本设色 陈湘波 2006年

  P:你在国画创作中,最坚持的原则是什么?

  陈湘波:我觉得一个作品的创作成功,不光是个人的问题,有时是一个时代的选择,一个契机,我们就尽可能地描绘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与感受,而这个作品是否能成功,其实是有一个时代的选择或契机的问题。我觉得只要我们真诚地面对自己的内心,表现自己该表现的东西,这就好了。至于是否被认可,是很多原因造成的。

  P:在接下来的创作中,你会希望有什么新的尝试吗?新的题材、技法?

  陈湘波:目前我的创作分为四大块:工笔居多,还有一些小写意的花鸟画、宗教题材,另外还有一些现代水墨。今后我在这四个方面都会有不同的探索,争取比现在能有一个更高的展现。我不会在技法方面做太多改变,我只想画面题材更丰富,更多地表现自己内心的东西。

  P:现在工笔画也渐受收藏家青睐,你是如何看待工笔画市场的?

  陈湘波:我觉得社会的审美趣味会有点变化,传统的写意画可能在市场上发展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会有点变化,而这时候出现了工笔画,跟我们现在的美术教育、展览方式有很大的作用,工笔画本身又是可以吸收各种营养,他相比于写意画的变化更多,所以以后工笔画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P:现在很多青年艺术家也画工笔画,你是如何看待新一代青年艺术家的工笔画发展的?会给他们什么建议?

  陈湘波:我觉得我是比较看好青年艺术家的工笔画发展的,因为我们现在的社会与传统社会不一样,现在具有的丰富性,还有学院的教育方式,使得他们更需要有对于不同事物的把握能力,所以工笔画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个比较大的空间与可能性。我觉得大家除了要多画画以外,还要多读书,要注重心跟手两方面的修养。

  《东风信》64cm64cm纸本设色陈湘波1995年

  《引得蝴蝶堂上来》36cm138cm陈湘波2013年

  《秋酣》45cm66cm纸本设色陈湘波2001年

  《荷池自有赏秋处》48cm40cm纸本设色陈湘波2002年

  《清风晓露碧荷香》132cm66cm纸本设色陈湘波1998年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希望以司徒乔先生为榜样在艺术的牢狱度过自己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