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别过早下结论.黄胄先生的亲人和小姑娘两画

2020-01-18 11:51 来源:未知

  一日,和经营书画馆的老友(系长安东方书画院院长和西安美联拍买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某某先生)闲聊,听他讲画馆前一阵子卖了一张真假画的事,觉得绕有趣味。

  据报载:去年7月下旬,西安李先生来到一家画馆(西安市东大街428号的中国著名书画家作品展示馆)经讨价还价后以1.5万元买下了我国著名艺术家黄胄的标价为六七万元的两幅画《亲人》和《小姑娘》,并且带着展馆精美的收藏画册,如假赔十的承诺,印有三个红章子的收藏证走了。8月下旬李先生怀疑画是赝品,9月15日及10月10日李先生两次赴京,花了不少银子带回了首都博物馆中润文物鉴定中心认为画是赝品的鉴定结果,一纸诉状将画馆王某某先生告到了碑林区人民法院。咋看,这回李先生不但要打个赢官司,还能拿回个如假赔十的15万元赔偿,可谓美事成双。但奇怪的是今年3月15日,李先生突然向法院撤诉并提出和解,其中蹊跷如何?

  自从去年7月李先生买画到今年3月15日提出撤诉为止,历时近8个月,李先生在华商报,互联网发稿,闹的沸沸扬扬;跑消协,跑北京,出鉴定费,也费尽了周折。最后弄巧成拙,赔了夫人又折兵!不知当初是自己眼力太差?还是听了别人不负责任的几句话?还是画馆如假赔十的诱惑?让到手的好东东飞了(和解后画馆收回了画,退了画款)实在可惜,同时也让人不得不对时下的这种收藏误区有所反思。

  首先,收藏者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得失之间,先别乱了自己的方寸,不要一听到说是假画,就要去吃苍蝇;也不用东施效颦般学王海打假的壮举,将假一罚十的革命进行到底,捞个盆圆钵满;更不可用别人的脑袋和眼睛代替自己,哪怕是挂牌的鉴定公司。在收藏家眼里,就画论画只是开始收藏的前奏,尤其针对非一眼货,一定要慎重的考证,更要把其来龙去脉摸清楚,先别过早下结论.黄胄先生的亲人和小姑娘两画:从1997年黄胄先生逝世讫今,在专家学者的相关研究还十分馈乏的今天,其中亲人创作於1963年,时值黄胄38岁;小姑娘则更早,创作於1956年,时值黄胄31岁,此时,其用笔呆板,人物线条弱(中润文物鉴定公司语)自不可免,不能和黄胄成熟时期的作品用笔阔放老辣相比,更不能和他的代表作品相比,恰恰这样才能说明是黄胄的早期作品,是真品。而许多鉴定家偏偏走进了这个鉴赏误区,那么画馆馆长王先生一口咬定画是真迹也就不足为奇了,现在,坚持自己卖的是真画就被一些报界指控为不法商贩,那么是否卖假画才是守法商贩?大概现在卖假画,卖假货的守法商贩太多,大家早已司空见惯罢了

  李先生岂不知:黄胄先生这两幅早期作品的来由非同一般那是中央美院的原国画系主任,附中校长,德高望重的丁老先生所藏,而今闹出了这样一场假画风波,也难怪画馆馆长王先生和丁老先生家人为名誉受损而气愤,甚至要把官司一直打下去。

  钱钟书云:论诗必须诗人,知其中甘苦者,方能不中不远,否则附佣风雅,开口便错。......我们举一反三,这次鉴定官司的其中三昧和真谛也应略知一二了。收藏自己喜爱的东西本是一件赏心悦目的快事,至于是真是伪早已视为次要,先别坏了好心情,对吗?著名鉴赏家谢稚柳曾把张大千仿石涛画视为真品,传为历史逸闻;金冬心先生的信扎中不避讳让友人朱筠谷代笔应酬(见2004年第5期读者),也不失文人雅兴之另类,今天同样被收藏者视为珍品,你能说收藏这些假画是在吃苍蝇吗?

  生活中的很多东西都象收藏一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李先生和这两幅画失之交臂,还折腾了一场如此结局的官司,惜哉!愿李先生通过此案能够失之桑榆,收之东隅罢。

老呆子 记於西安东塬大雪杏花之中

2004.03.20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先别过早下结论.黄胄先生的亲人和小姑娘两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