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刘野

2020-01-16 21:52 来源:未知

  艺术家刘野很享受作画完成之前的紧张感,神经也绷得很紧,画的时候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那是一种对能量的控制。作画时紧张,他对生活却多了许多幽默感,生活就像枣泥馅的酥皮点心,又酸又甜,外干里润。

  关于刘野:

  脸圆圆的小孩和方形构图频频出现刘野的画作中。他曾在柏林生活7年,吃西餐、喝咖啡、喜欢欧洲老电影和博尔赫兹。

艺术家刘野

  记者:如果艺术分性别,什么样的作品是男性?什么样的作品是女性?

  刘野:弗里达卡罗的作品是男性的,倪瓒的作品是女性的。

  记者:试着用这种方式描述一下你的作品?

  刘野:一个有着衰老之心的儿童之女性化的男性作品。

  记者:你最想对观看你作品的观众问什么问题?

  刘野:麻烦您能看看我这条线画直了吗?

刘野《柏林室内》,布面丙烯,60x75cm,1993年

  记者:如果随性选择日常起居的场所举办一个不为人知的展览,会选择在哪里?如何展示?

  刘野:不为人知的展览不是展览,是储藏。

  记者:自己独处的时候做过什么幼稚的事?除了把杯子吸在脸上。

  刘野:唱歌。

刘野《白日梦》,布面丙烯油彩,30x40cm,1998年

  记者:睡觉前需要做什么准备?

  刘野:找到一本艺术理论的书,催眠。

  记者:你在绘画的时候,需要怎样的氛围?

  刘野:整理一下画室,把每样东西尽量摆放成横平竖直,在音乐的背景下,端着一杯咖啡,点燃一支烟,再把画室光线调到充足,就可以开始工作了。

刘野《闪电顿悟》,布面丙烯油彩,60x50cm,1996年

上一页 12 下一页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艺术家刘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