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中国风情油画、电影和小说

2020-01-14 02:09 来源:未知

  所谓的中国风情油画、电影和小说,实质上是一批矫揉造作的民俗制品,似乎发展中国家或民族惟一能呈现给世界的,就是已经死去或正在消亡的传统风习。

  借助上个世纪那些天才的进化论学者从而得知,我们是自我驯化了的动物,由此总是用人的眼光去看世界。毫无疑问,我们先是攻读一大堆有关西方现代艺术的经典著作,然后一本正经地解读西方现代艺术作品。

  足球还有魔幻现实主义小说,才把我们的视线带到了南美洲。人人都会以为,生活在南美洲那里的人,除了踢足球,就是写小说,足球和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以外的生存和精神空间我们看得到吗?同样,我们无数次地从传媒上看到了非洲的饥荒、瘟疫和难民潮(南美洲真该庆幸它们还有小说)。西方电视人把完整的非洲制作成了牢不可破的动物世界。

  当我们回望本土文化时,也同样出现了上述偏差。我们对少数民族奇风异俗的讴歌是自然而然的事。这种心态和目光的对象已经扩大到偏远的中国农村,直接贯穿在相当数量的中国当代文学、电影和美术作品中。所谓的中国风情油画、电影和小说,实质上是一批矫揉造作的民俗制品,可以直接满足西方文化的恒定需要。

  当一些中国同行以上述心态玩命地夸耀中国古董、武打和京剧时,我们的心情比我们的目光还要复杂。一些时髦的小说、电影和美术作品,在利用中国近现代史资源时,往往混杂着一半以上的民俗眼光,把许多惊心动魄的沉痛变成了奇风异俗般的摆设,成功地将中国近现代史艺术地转换成了当代民俗制品。有些所谓的前卫艺术作品从表面看是直接采用了国际流行的艺术形式,诸如装置或行为,但骨子里是主动适应西方看待中国文化的旧态度的民俗眼光。

  总之,我们已习惯于用民族的、宗教的、体育的、新闻的、文学的目光去看一切,这十足地强调了我们目光的娱乐性质和白痴状态。对于大多数地处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包括对我们自己,我们的目光一接触屏幕就是民俗意义上的,似乎发展中国家或民族惟一能光临电视的文化产品,只能是地道的民族制品,呈现给世界的必须是已经死去或正在消亡的传统风习。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所谓的中国风情油画、电影和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