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尹朝阳来说

2020-01-11 20:01 来源:未知

  天色暗沉,坐在沙发里的尹朝阳像传说里的一样慢热。话题从油画与国画开始。刚刚从泰山写生归来的尹朝阳说,绘画都一样,不管画什么,都是一个有自己思考的整理过程,毫不迟疑地,他补充道,就是这样。

艺术家 尹朝阳

  离开故城

  时间容易让回忆变成不太靠谱的东西。对于尹朝阳来说,学画画最开始的记忆,有些像靠视错觉达成的三维图像,看上去模糊,集中精力去看,又只能看到一时一处的细节。

  尹朝阳把自己的家庭归为贫下中农,做宣传工作的父亲有单位订阅的专业期刊。《美术》、《富春江画报》、《中国连环画》、《世界美术》等等这些被少年尹朝阳作为课外书的专业杂志,让他的那段岁月沐浴在魔幻的曙光之下。一方面,他并没有条件在家学的体系里与传统形成互动,另一方面,他又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便认识了培根、里希特、罗中立

  从书本中看到的外面的世界当然是精彩的,少年学画的尹朝阳在四处颠簸的美术高考中又亲眼见过北京、上海、武汉等等真正的城市。对于少年尹朝阳来说,未来一定在远方,而抵达远方的第一步,是离开。

尹朝阳作品:素描纸本;21.5x30.5cm;2014年

尹朝阳作品:素描纸本;22.4x30.5cm;2014年

  应当算是一种早熟。少年尹朝阳明白,离开故城的唯一途径是靠自己。于是,1987年开始,尹朝阳经历了五年的考学时光。1990年,尹朝阳来到北京。两年之后,他顺利考入了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考前的时光磨练着尹朝阳的基础,美院则打开了一扇通往未来的最直接的大门。回顾学习时光,尹朝阳说,因为你在美院,所谓中国最好的艺术学院,它会给你一种错觉,你必须是最出色的。

  美院的生活是一种相对个人化的生活。在这里,尹朝阳打下坚实的造型基础,而最重要的,是美院的四年使他完善了自己的自我教育机制。在他看来,学习阶段所遭遇的问题都是特别实在的问题,而真正影响到生存的,则是在离开学校之后每个人所面对的各异的境遇那个时候,自我教育达到哪种程度,将会决定一个人的未来走向。

尹朝阳作品:素描纸本;30.3x20cm;2014年

  严酷、悲悯、崇拜、庄严

  对于尹朝阳来说,那段时光首先实现了他从家乡故城走出去的梦想,紧接着,美院独有的系统让他在前两年考学阶段淬炼的基本功慢慢释放。多年以后,尹朝阳在一次访谈中说,如果说一句特别自负的话,我认为我对绘画的这种控制,非常自信。现在我们所有在艺术史上能够看到的风格,我都可以模仿,同时,尹朝阳也清醒地说,但是这只是在于技术层面。换言之,求学阶段打下的技术基础决定着尹朝阳后来长达近二十年,心无旁骛的绘画实践,这是对自我的自信,也是对一段艰苦岁月的反刍。

  尹朝阳将自己的绘画视为是一种本能。所以当他离开学院,搬到彼时北京东郊偏僻的村庄画室,不可避免的迷茫时时笼罩着这个早熟的青年,仿佛转瞬即逝的青春以残酷的姿态迅速露出狰狞的爪牙,尹朝阳在一个混杂着市井气息的独我的艺术世界里描绘出了让自己崭露头角的青春系列。随着青春系列过渡到神话系列,对身边人和事的个人化表达保持着延续性。抢在被贴上标签之前,2004年,尹朝阳带来了自己的又一个系列乌托邦。在这个从《英雄远去》中所见的端倪演化而来的乌托邦的世界,尹朝阳完成了个人与毛泽东的某种并置,而在后期,这个系列演化为探讨个人与集体情怀的广场系列,并由这个系列组成着艺术家首个海外个展。在这个系列里,里希特似的模糊与现场感扑面而来,这既影响着外界对尹朝阳的判断,也一度让批评的声音将尹朝阳归入政治题材画家。不久之后,乌托邦变为经过,在2006年于泰国曼谷的唐人画廊举办的《经过毛泽东》个展中,尹朝阳集中呈现着与毛有关的绘画、雕塑以及与广场相关的若干作品,就像前一年在今日美术馆的神话个展结束着自己的神话系列一样,在《经过毛泽东》这样一个集中呈现的展览之后,尹朝阳的绘画再次转型。

《绿水》 30.240.2cm布面油画2015年

《夏山》 50106cm 布面油画2014年

  而尤其重要的是,在这次展览中出现的书法系列作品中,在两件名为《诗意》的作品里,出现了厚重的油彩堆砌,这种堆砌如同是艺术家埋下的线索,几年之后,当尹朝阳画出了没有人物的风景,带有东方韵味的厚重与大气不由得让人回味曾经在《诗意》中出现的磅礴。尹朝阳曾在自述中提到过毛泽东的诗歌中,被我们所称为伟人气质的那种气势对自己的影响,不难相信,尹朝阳的风景中呼之欲出的强悍与对景致的封藏,早在2004年即已经出现过尝试,并被使用在与毛有关的经过系列之中。

  2010年后,步入不惑之年的尹朝阳在一系列正面肖像画之后,几乎是突然地转向了风景。已经熟练并形成风格的人物在尹朝阳笔下消失,取而代之地是山中古寺,是密林巨石,那些在前人山水中被用来卧游的景色,被尹朝阳取而化之,呈现一派庄严。斧劈的气势和精细的气质并存于尹朝阳的画面之中,堆砌其上的颜料饱满欲滴,让这种风景幻化出更多山水的情意。

  对于尹朝阳来说,创作的每个阶段有所不同却又都有着前作的线索,如果从情绪出发,或可从青春的严酷、神话的悲悯、伟人的崇拜与风景的庄严中找到各自的倾向与作品区隔模糊的融合。尹朝阳坦言,自己的创作总呼应着自我的内心,对风景山水的回归,是年龄带来的对传统的回味与感悟,也是对自我创作标准的新诠释,尹朝阳说,只要我做的足够诚实和诚恳,那么我做的就一定是当代的,对于他来说,好画的标准早已在多年的绘画实践中了然于胸,而真诚与否则是当代艺术好画的最大变量。

《古寺苍岩》 160250cm 布面油画2015年

上一页 12345 下一页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平台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对于尹朝阳来说